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試閱]勝利天使的呢喃 18





















  離開房間的藍幽循著四處飄散的天界氣息,順利的在森林公園裡找到了先前攻擊宇然的四翼天使。
  
  他正在吸收植物的能量治療傷口。
  
  每個天使都有各自不同的屬性,通常天使都是單一屬性,只能控制自己屬性的能量,基本上除了金木水火土風雷這七種屬性之外,等級最高的就是像藍幽這種游離天使,不侷限於某種能量,而是各種屬性能量都可以自由運用。
  
  「紫逸,好久不見,這段期間你過得好嗎?」
  
  藍幽主動打招呼。
  
  「你看我這個樣子,好得起來嗎?」
  
  被稱做紫逸的四翼天使怒視藍幽,他全身多處紅腫起泡,潰爛的傷處流出略帶血絲的組織液,宇然釋放出的毒霧讓他吃盡苦頭。
  
  藍幽走過去握住他的手,詠唱具有治療功能的聖詩,柔美的歌聲散佈四周,一團藍色光影緩緩凝聚到紫逸身上,待光影散去,他身上的傷痕也跟著消失不見。
  
  紫逸苦笑,欠了藍幽人情,照理說他就不能再繼續追殺宇然了,但是,接了天界命令的他又怎能無功而返呢?
  
  藍幽拍拍紫逸的肩膀說:「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
  
  「如果是要我放棄追殺惡魔跟混種天使的話,恕難從命。」
  
  知道對方想說什麼,紫逸直接拒絕。
  
  「你不會是想逼我使用暴力吧?」
  
  飽含威脅的詞句被天使用輕柔的語氣說出口,恐怖度倍增。
  
  「你……你這是妨礙公務,我可以把你先斬後奏,不用報備的!」
  
  看穿了紫逸的虛張聲勢,藍幽微笑道:「事關重大,我覺得你還是先跟上面說一聲比較好。」
  
  紫逸正想反駁,卻發現自己正在緩緩升空,他掙扎了許久才發現自己被藍幽佈下的結界所包圍。
  
  「你對我做了什麼!?」
  
  「遣返術,剛才替你療傷時順便下的,對不起了,改天見。」
  
  語音剛落,紫逸便化成一團藍光,如同流星般劃過夜空,回天界去了。
  
  迫在眉梢的危機雖然暫時解除,但藍幽知道天界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放過他們,想到以後得過著被追殺的生活,他就覺得很對不起宇然跟他肚子裡的寶貝。
  
  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藍幽這時才突然想到,剛才因為太過擔心天界的追兵,滿腦子都想著要把這件事情先解決,加上宇然又不怎麼搭理他,所以他沒先告知宇然一聲就直接衝了出來,這下子不知道宇然會不會誤會他,以為他不想要孩子而拋棄他們。
  
  急忙趕回住處,一進門就看見宇然對著桌上的惡魔蛋發呆。
  
  「你……生了?」毫無心理準備的藍幽頓時腦袋一片空白。
  
  宇然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將視線轉移到惡魔蛋上,緊閉雙唇不肯說話。
  
  藍幽大步衝上前,以為他要破壞惡魔蛋的宇然立刻把蛋抱進懷裡,不肯讓藍幽傷害他。結果藍幽把宇然連人帶蛋抱了起來,興奮地轉圈跳躍。
  
  「我的蛋我的蛋,這是我的蛋,不是說還有兩天嗎?寶貝你太厲害了,這麼快就幫我生出來了!」
  
  情緒激動的藍幽語無倫次地亂喊。
  
  被藍幽的反應嚇到,宇然掙脫擁抱退到客廳角落,一臉警戒地望著他。
  
  意識到自己興奮過度,藍幽開口道歉:「對不起,我一時失態,嚇到你了。」
  
  「你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嗎?」
  
  面對宇然的疑問,事到如今,藍幽不得不把自己的顧慮說出口。
  
  「不是我不想要他,我是擔心他的未來。」
  
  這個理由顯然無法說服宇然,藍幽繼續解釋道:「天界有獵殺混種天使的慣例,我不希望你出事,也不想要孩子一輩子過著躲躲藏藏、擔心受怕的日子。」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怕的,我今天回家才打跑一個長著四隻翅膀的傢伙,就算有追兵,把他們打跑不就得了,萬一打不過,大不了我們一起死。」宇然非常生氣,這麼重要的事情藍幽居然隱瞞了他這麼久。
  
  此刻他忽然想起之前遇到的那對同志,當時他無法理解那種願意為對方犧牲生命的情感,現在他好像漸漸明白了那是什麼樣的情緒與感動。
  
  生死相隨的真摯告白讓藍幽感動萬分,他再次靠近宇然,興奮到顫抖的手指輕撫他懷裡那顆琥珀色的惡魔蛋,這次宇然沒有拒絕。
  
  充滿愛意地反覆觸摸,指尖滑過略帶微溫的蛋殼,藍幽開心地問:「你覺得他會是男孩還是女孩?」
  
  雖然宇然還是很生氣,不過他仍是配合著藍幽回答:「說不定跟我們一樣是雙性。」
  
  「你覺得他背後會不會有翅膀?如果有,我希望是白色的天使翅膀,配上你的琥珀色瞳孔一定很漂亮。」
  
  「想的美喔!也許生出來是黑色的蝙蝠翅膀,配你的藍眼睛,一整個陰沉恐怖又嚇人。」
  
  「怎麼會呢?你的黑色翅膀很漂亮啊,有種毀滅的美感。」
  
  藍幽的讚美讓宇然打從心底感到喜悅,為了掩飾羞赧的心情,他故意吐槽說:「毀滅的美感?你這傢伙到底是不是天使啊?一般來說,天使不是只會讚揚美好的事物嗎?」
  
  「你就是我的美好事物啊!」
  
  宇然知道藍幽有時候會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些令人害羞的話,但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藍幽是這麼會甜言蜜語的人,就算不說喜歡或是愛,也能讓他像個初戀的小女生,因對方一個小小的動作或輕柔耳語而感到心跳不已。
  
  擁有新生命的喜悅加上誤會冰釋的感動,他們暫時忘了即將來臨的危機,興奮地聊了一整夜。
  
  
  
  
  
  
  
  
  
  
  
  
  
  
  
  形影不離的兩人像要彌補過去的空缺,無時不刻地黏在一起,狩獵工作仍是如同往常一般,兩人同時進行,唯一不同的是,他們床笫之間不再需要契約的規範,想要就能擁抱的身體更讓他們的感情急速加溫。
  
  契約的印記就像彼此交換的誓約,牢牢的印在身上,永不抹滅。
  
  甜蜜的時光並沒有維持很久,天界派來的猛烈攻擊一波接著一波,剛開始還能輕鬆抵抗,現在則是打贏了這次不知道能不能抵禦下次。
  
  藍幽現在已經不再禱告了,與其向上天乞求,不如自己努力。
  
  「你後悔嗎?」輕摟著心愛的惡魔,藍幽難掩自責地問。
  
  宇然搖頭,將身體依偎在天使可靠的胸膛。
  
  他們不願意過逃亡的生活,也不想坐以待斃,只是,越來越難纏的對手讓他們彼此都做好了心理準備。
  
  (待續)
  
  --
  剩兩回合就結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