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 當愛在靠近-(上)

 







  本文銜接No.23《無限接近於愛》
  
  佐伯克哉,一個個性怯懦,毫無自信,覺得自己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存在的男人。
  
  本多憲二,一個充滿活力、個性耿直的男人,從大學時代與克哉相處到現在七年多,其實他們在學生時期與並無深交,頂多算同科系、同社團的同學罷了。
  
  本多從學生時代就相當活躍,身為排球社社長的他,除了在體能之外,課業與人際關係也相當良好,各方面都堪稱典範。
  
  反觀佐伯克哉,課業成績普普通通,人際關係也不怎麼樣,就連社團也只參加了一個學年便中途退出。
  
  畢業後進入KIKUCHI公司工作,克哉與本多才開始有了深入交往。
  
  
  
  有人說,『如果當不成戀人,就會連朋友都沒得當。』這句話顯然不適合用來形容佐伯克哉與本多憲二的關係。
  
  原本性格懦弱的克哉因為眼鏡的緣故而有所改變,本多與克哉之間的友情也跟著產生微妙的變化,雖然其中有痛苦也有爭吵,不過也因此解開了克哉一直難以釋懷的心結。
  
  『幫助他人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優越感。』
  
  當他們吵得最激烈的時候,克哉用這句話來解釋本多的過度關心,表示自己不願意被本多當成滿足優越感的道具,事後本多也承認自己的確有這種心態,不過那都是因為喜歡克哉,想要被克哉依賴,成為克哉的唯一,類似獨占欲的情緒。
  
  本多將自己的感情完全赤裸裸地呈現在克哉眼前,甚至直接將克哉推倒在床,不顧他的意願,執拗地強吻他柔嫩的雙唇。
  
  突然被告白的克哉受到很大的驚嚇,不敢直接面對本多過於強烈的情感而習慣性選擇逃避,以『暫時讓我考慮一陣子』為理由,無視自身被直接敲擊撼動的心情。
  
  不可否認,本多的舉動雖然霸道,卻不會造成威脅感,那是一種溫和且輕柔的入侵,像在試探似的,輕輕敲打著克哉封閉內心的堅硬外殼,想進入其中最柔軟、無防備的區域。
  
  除了親吻之外,本多並沒有更進一步的索求,雖然每次他都很想直接佔有克哉,身體的慾望強烈到幾乎按耐不住,但是只要一對上克哉水漾透亮的無辜眼神,他就沒辦法無視克哉的意願,做出讓克哉厭惡的事情。
  
  他只能慢慢等到克哉願意接納他的那天到來。
  
  本多覺得克哉似乎察覺到他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情,因為克哉對待他的方式開始有了改變,從以前的有禮卻生疏,彷彿拒絕跟人有深入交往的態度轉變成類似依戀的感情。
  
  就像雛鳥情結,自從打破了克哉自我封閉的外殼,克哉便開始主動接近他,以往的互動大多都是本多主動,克哉被動承受,現在不再是本多單方面的索求,克哉也慢慢開始給予熱切的回應。
  
  
  
  「早安。」踏進八課的克哉微笑地向辦公室裡的同事打招呼,其中的對象當然也包括了本多。
  
  雖然只是禮貌性的微笑,看到克哉甜美的笑容,本多覺得胸口好像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悶悶的,接近窒息的感覺。
  
  因為克哉的笑容實在太可愛了,他根本毫無招架之力,想接觸克哉、想就這樣直接將克哉摟進懷裡,揉蹭那頭看起來很柔軟、很好摸的棕髮,但是他只能笑著說早安,趁機靠過去拍拍克哉肩膀,假裝替對方打氣。就算不能做出太過分的行為,能稍微跟克哉有肢體接觸也不錯。
  
  對上本多的視線,克哉突然紅了臉,略帶羞赧地朝本多點頭示意。
  
  大概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吧?本多也跟著感到不好意思,昨晚邀請克哉到自己家喝酒,假借酒意要克哉幫忙攙扶,其實是故意要把克哉拐到床邊,還順勢將克哉拉到床上,本以為可以藉著良好的氣氛引誘克哉,佔有他的全部,結果最後敗在克哉微慍的表情與代表恐懼的細微顫抖。
  
  雖然克哉在力道上無法與本多相比,但是當克哉被摟住的瞬間,困惑的純真眼神讓本多做不出更進一步的接觸,甚至讓他產生罪惡感。
  
  當克哉發現他的意圖而露出畏懼的眼神時,會本多覺得自己簡直像個試圖侵犯良家婦女的強姦犯,是那麼罪大惡極,不可饒恕。
  
  本多有時候會覺得克哉該不會是在玩弄他吧?一般而言,追求者邀約留宿都帶有性暗示,克哉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但只要他用稍微強勢的語氣拜託,克哉就會帶著有點困擾的表情同意。
  
  而且克哉也經常主動提出邀約,不管在工作上或是平常的休閒活動,克哉都會希望本多能陪在身邊。
  
  看得到、摸得到,卻怎麼也吃不到,偶爾找到機會嚐個一兩口,內心馬上被罪惡感淹沒,被迫吐出啣在嘴邊的美食。
  
  「唉……」
  
  「本多你怎麼了?幹麼突然嘆氣?」克哉微微彎下腰,注視坐在自己辦公桌前發呆的本多,想看出他哪裡不對勁。
  
  「不,沒什麼。」本多迅速轉移視線,假裝翻閱文件。
  
  克哉微微偏頭,呈現六十五度角的困惑表情比平常更可愛也更撩人,嫩嫩的嘴唇在他眼前說話,好像只要稍微抬頭就能親吻的距離讓本多心神蕩漾,但是處在人來人往的辦公室,就算是本多這種大剌剌的人,也不敢在一般的公開場合對克哉怎樣。
  
  想起上次為了慶祝業績再次創新紀錄,八課全部的同事都一起到居酒屋喝酒,趁著酒意胡亂跟同事起哄,藉此找到機會肆意親吻克哉,當時品嚐到的美味讓本多印象深刻。
  
  帶著酒精的苦澀味,溫暖又柔軟的口腔被他一次又一次的舔弄吸吮,就跟他們現在的關係一樣。不管他們兩人再怎麼親密,接觸到最深沈的心靈,卻總會嚐到因為得不到對方所產生的苦澀與懊惱。
  
  即使如此依然無法放棄。
  
  (待續)
  
  --
  
  鬼畜眼鏡衍生小說-Recreation預購中
  詳情請洽http://blog.yam.com/pollypo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