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衍生] 飛瑩-前夜曲-1

「所以我說,這種營銷計畫根本就是破天荒,過去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想用這種方法來增加銷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隸屬菊池公司銷售部業務第八課的業務員,本多憲二,正對營銷計畫極力提出實際運作的困難,但顯然不被MGN製藥的商品開發部部長御堂孝典所接受,甚至招來他的冷冷嘲諷。
「因為沒有執行經驗就說自己做不到,八課員工難道都這麼墨守成規?無怪過去總是業績敬陪末座了。」被御堂再度拿過去業績當話柄,本多頓時顧不得禮數,提高音量反駁:
「這跟墨守成規有什麼關係!您的企畫儘管完美但都只是在理想狀況下,這樣的東西有哪一個經銷點會接受!您沒有站在第一線面對客戶,只來往於工廠跟研究所之間,可別忘了我們也是有我們的實戰經驗!總之這種死板的銷售計畫我絕不輕易妥協!」御堂並未因他的激動而改變態度,語氣反而更加冷銳:
「你以為這都只是紙上談兵嗎?會有這樣的流程安排與要求都有經過統計數據的精密確認,這可比你們事倍功半的埋頭苦幹來得有效率多了。既然你那麼堅持實際經驗,就應該在推行後具體整理訊息回報,有必要我會依實際情況再做調整。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裡為自己找藉口,還不如多花點心思想辦法增加業績。」
 
同為八課業務員的佐伯克哉苦惱得看著兩人爭論不休,偷覷一旁的片桐稔課長:只見他儘量維持一派謙和,專注於會議中的討論,方才試圖介入勸阻,卻完全被兩人忽視,看到自己上司這樣子,克哉更猶豫自己能否插話。承接業務以來本多與御堂間的關係便勢同水火,眼見正式銷售就要開始,接下來的工作或許更是艱困險阻。
 
「佐伯君。」
「啊……是!」陷入沈思的克哉沒想到會突然被點名,一時間慌忙應對,把桌上的文件都給撥亂了。御堂部長那雙細長清秀的眼睛一眙,克哉覺得自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不知他又要用什麼樣的話批評。
「會議當中居然還有辦法分神,您還真是游刃有餘。啊?」自上次他以強勢態度說服御堂部長將新企畫Protofiber交給菊池公司的業務八課後,御堂部長似乎就對他格外挑剔,不時無刻都定要刺克哉一下。
「呃……非常……抱歉……」儘管在工作時分心是有不對,但克哉對頂頭上司的責備也毫無招架之力,只能卑微怯懦地細聲道歉。御堂對他依舊緊追不捨:
「本多君剛才堅持要將銷售計畫變更的部分,同在第一線,你有什麼看法?」
「……唔……這……」克哉支支吾吾地開口,不時還偷瞄本多給他打的暗號。御堂回頭挑眉瞪向本多,本多不服氣與他四目互殛,空氣間好似馬上就有火花迸射。即使是偷了幾秒思考時間,克哉的腦袋還是像牙膏告罄擠不出任何東西,支離破碎的回答讓御堂越聽臉繃得越緊。
「就這樣?憑這樣的理由你們就想變更銷售計畫?」御堂高傲冷漠的態度讓克哉更退縮,本多還欲插話申訴,這時御堂立刻揚手打斷:
「好了,再多說也是浪費時間。你們還是照原先計畫去執行吧,反正你們自詡為能扭轉逆勢的八課不是麼?我很看好你們的呢。」御堂略勾了勾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原本是讚許的話聽來格外諷刺。克哉頓時如墮冰窟,啞口無言。本多氣得快冒煙,馬上就要回嘴,片桐課長這時趕忙再跳出來打圓場:
「既然御堂部長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也只好盡力而為,往後有什麼問題,還請部長多多指教呢。」在菊池公司也算有點年資的片桐絲毫沒有前輩的架子,就連在八課裡,都還是個會為員工泡咖啡倒茶的老好人,這時的柔聲勸阻終於生效。本多看在片桐課長的面子上也不好再發作。御堂這時突然又拋出一記直球讓人措手不及,
「還有,除了秋冬商品博覽會的宣傳外,這週末經銷商的交流餐會,你們也要參加。」本多錯愕地反應:
「什麼!?這週末?」御堂對本多的駭問毫不在意,好像他們犧牲例假日去應酬是理所當然的事,絲毫不理會他們是否有其他私人活動,回得輕描淡寫:
「怎麼?有意見?我可是為你們好,交流餐會有不少直營店跟超市的經營業者出席,這是給你們增加曝光率的機會。如果能增加業主們的好印象,也多少為你們乏善可陳的人脈有點助益。」本多見他頤指氣使的樣子,怒得咬牙切齒,講不出話來了;克哉一聽要應酬就苦張臉。御堂整理完資料便帶著一抹勝利的笑容離開,留下業務八課的三人在偌大的會議室裡,疲憊地收拾資料準備回菊池公司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