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衍生] 克哉生日&元旦賀文--除夕夜有空嗎?(全)

 

 

 

 

 



  『佐伯君,除夕那天有空嗎?』
  
  克哉想起片桐課長在放假前的邀約,因為片桐說他做了很多年菜,希望能邀請克哉到他家一起吃飯。
  
  因為克哉不想一個人孤零零的過生日,所以答應了片桐的邀約,結果他怎麼也沒想到,MGN的御堂部長會在討論出貨的電話中,突然冒出一句:「佐伯君除夕那天有什麼特別的活動嗎?」
  
  克哉頓時腦袋一片混亂,那個嚴肅的御堂部長居然會用聊天的語氣跟他說話,而且還是問他除夕夜有沒有活動!
  
  一時反應不過來,克哉便老實回答:「呃、我要去片桐課長家吃飯……」
  
  「這樣啊~~」
  
  御堂稍微偏高的尾音聽起來不像單純的客套話,反而有那麼點惋惜的味道在,讓克哉心跳不已。
  
  御堂部長該不會也想約他一起過年吧!克哉開始懊惱,後悔先答應要去片桐家。
  
  不想就這麼直接給御堂吃閉門羹,克哉突發奇想。
  
  「御堂先生要不要一起來呢?我們片桐課長的手藝很不錯喔!」
  
  「哼哼。」
  
  不屑的冷哼讓克哉心都涼了,他這才發現自己的話聽在對方耳裡比較像炫耀而不是邀約。
  
  「因為片桐課長說他做了很多年菜,一個人吃不完……」克哉努力想解釋,但是御堂打斷他的話。
  
  「我大約八點會到。」
  
  「咦?」突如其來的發展讓克哉措手不及,還想問些什麼,御堂卻已經掛了電話,耳邊只剩下嘟嘟的電子音。
  
  「怎麼了嗎?」一旁的本多看到克哉露出驚訝的表情,便湊過來詢問。
  
  「我約御堂到片桐家吃年菜……」克哉表情楞楞的,腦袋似乎還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
  
  「咦?」本多大驚:「你沒事幹麼約御堂那傢伙啊!」
  
  「唔……」克哉無言以對,他總不能跟本多說,因為御堂想跟他一起過年吧!
  
  「我不管,到時候我也要跟。」本多單手搭在克哉肩膀上,「我要保護你不受大魔王的侵犯!」
  
  「什麼大魔王啊?」克哉笑了出來,「你去跟片桐課長講一聲吧。」
  
  「嘿嘿,課長人很好,不會介意多一個人啦!」
  
  
  
  隔天,Royde咖啡館
  
  「克哉先生除夕夜有邀約了嗎?」咖啡館的服務生,五十嵐太一在端上咖啡的同時,向克哉搭訕。
  
  聞著咖啡濃烈的香氣,放鬆心情的克哉實話實說:「我跟同事約好了要去上司家吃飯。」
  
  「這樣啊……」太一雙肩垮了下來,像隻耷著耳朵的大型犬,訥訥地說:「我那天晚上有LIVE的活動,本來想約克哉先生去看的說。」
  
  「這樣啊?不好意思,因為已經有約在先了……」克哉略感抱歉,他知道太一很喜歡音樂,而他自己本身也答應過,如果太一有演出的話會去看,如今卻卡在先跟別人有邀約而無法成行。
  
  「沒關係啦!反正以後還有機會。」雖然太一嘴上這麼說,但他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沒關係的樣子。
  
  
  
  
  除夕當天,克哉依約前往片桐住處,按了門鈴,前來開門的卻是戴著帽子的金髮男子,Mr.R。
  
  「晚上好,佐伯克哉先生。」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明明是片桐的住處,為什麼Mr.R這個神秘怪人會出現在這裡呢?克哉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今天是吾王的但生日,在下特地為您準備了慶典。」
  
  Mr.R將克哉帶進屋子,原本充滿和式風格的擺設全被換成了冰冷無機質的金屬家具,就連地上鋪的榻榻米也被換成暗紅色的塑膠地板,眼前的一切讓克哉感到相當詭異,一直到走進客廳他才放鬆戒備。
  
  同事們正高興地享用片桐精心製作的年菜,各式應景年菜擺了滿桌,御堂還帶了紅酒過來跟大家一起分享。
  
  「克哉你來了啊?」微醺的本多大聲招呼克哉。
  
  克哉微微點頭示意,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克哉先生二號~~」一名紅衣少年笑著撲了過來。
  
  躲開少年的熱情擁抱,克哉驚訝地問:「秋紀?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說來這裡可以見到克哉先生,所以我就來了。」秋紀指著Mr.R。
  
  Mr.R臉上依然帶著淺笑,不做任何回應。

  「吶,克哉先生二號要不要陪我玩?」秋紀趴在克哉身上,曖昧的用食指在他胸口畫圓。
  
  「這不太好吧。」顧慮周遭的眼光,克哉尷尬地說,「吃年菜吧,你看這道醋溜魚片,沾滿醬汁的樣子看起來很好吃呢!」
  
  秋紀嘟起嘴唇正想說些什麼,卻突然給人從背後拎起,甩到一旁。
  
  「克哉,來!快把這杯乾了吧!」
  
  本多拿了一杯斟得滿滿的清酒遞給克哉,怕清酒溢出的克哉連忙接過來喝了一口。
  
  「很好喝。」甜甜的清酒讓克哉露出放鬆的愉悅表情。
  
  一旁的秋紀不滿地向本多抗議:「喂!你這隻臭熊幹麼像丟垃圾似的把我往旁邊丟啊!」
  
  「你說誰是臭熊!」本多回頭瞪了秋紀一眼,沒想到御堂卻突然插話:「不就是應聲的那位嗎?」
  
  明顯的嘲弄讓本多漲紅了臉:「不關你的事!」
  
  御堂微微一笑,完全不把本多的挑釁看在眼裡,逕自拿走克哉手中的清酒,換上用高腳杯裝的紅酒給他。
  
  「這是今年秋天新釀的Beaujolais(薄酒萊),雖然味道不如陳年的葡萄酒那種深沉的韻味,但是它柔和的口感與怡人的果香入口滑順,用來慶祝新年最適合不過了。」御堂臉上浮現溫和的微笑:「也很適合你。」
  
  克哉揉揉眼睛,猜想御堂是不是喝醉了,竟然會對他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
  
  「還不快喝!」
  
  下一秒,溫和的表情被嚴肅取代,彷彿為了掩飾尷尬,御堂夾起味道鹹甜兼具的醬燒魚子放入口中。
  
  明明正吃著美味的食物,表情卻像嚼蠟般僵硬。
  
  御堂嚴厲的語氣讓克哉心情低落,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飲著薄酒萊,雖然味道很好,但是情緒很糟。
  
  本多拍拍克哉肩膀表示安慰。
  
  被本多丟到一旁的秋紀因為本多夾在他跟克哉之間,害他不能順利跟克哉講話而顯得悶悶不樂。
  
  雙手抱胸的Mr.R從剛才到現在一直站在一旁,不吃菜也不喝酒,好像在等待什麼似的,保持著詭異的微笑。
  
  送上最後一盤年菜的片桐覺得氣氛好像怪怪的,猜想是不是因為做的菜不合大家的胃口,所以才會滿臉不悅的樣子。
  
  「那個……要不要我泡杯茶給大家喝?」片桐最拿手的就是泡茶,他想借此為自己挽回一點顏面。
  
  「我才不要喝老人茶咧!」秋紀別過頭,露出厭惡的表情。
  
  片桐大受打擊,呆楞的重複秋紀的話尾:「老、老人茶?」
  
  克哉很像替片桐說話,但是其他人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他也不好意思強出頭,眼見氣氛越來越僵,他嘆了一口氣,拿出眼鏡戴上:「拜託你了,另一個我。」
  
  「克哉先生!」
  
  第一個有反應的是秋紀,由於本多擋在他們兩人之間,秋紀乾脆繞過本多越過桌子,蹦蹦跳跳的撲到克哉身上。
  
  克哉輕輕一閃,躲過秋紀的飛撲,明顯的拒絕讓秋紀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向片桐課長道歉。」克哉淡淡地說。
  
  「沒關係啦!」
  
  秋紀咬著牙,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樣讓片桐捨不得苛責。
  
  對方已經給了台階,秋紀也不好太過任性,他乖巧的低下頭,「對不起……」
  
  「乖孩子。」
  
  秋季眨眨眼,好像期望什麼似的抬頭仰望克哉。
  
  「想要獎勵嗎?」克哉像在摸寵物似的摸摸秋紀的頭。
  
  「嗯!」
  
  眼看克哉低頭準備給予獎勵,礙事的本多一掌擋住克哉的唇。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好朋友犯法,這孩子還未成年吧!」
  
  御堂冷哼一聲:「我看你是不能眼睜睜的看這傢伙花心吧?」
  
  克哉眼角充滿笑意,用舌頭舔本多的掌心,本多嚇了一大跳,急忙放開克哉。
  
  解決了本多跟秋紀,克哉開始對御堂下手,他端起高腳杯,將杯中暗紅色的液體潑向御堂。
  
  「你瘋了嗎?」閃避不及的御堂被潑了一身濕,其他人也都用不能理解的眼神看著克哉大膽的舉動。
  
  「啊啊,果然如我所料,御堂部長白皙的肌膚配上暗紅色的液體,看起來非常撩人,充滿魅惑。」克哉就像肉食性動物捕獲獵物那樣咬住御堂的頸項。
  
  「啊!」御堂吃痛,發出高亢的呻吟,他努力想推開克哉,卻在不知不覺間反被克哉用皮帶綁住手腳。
  
  平常高高在上的御堂看起來高不可攀,如今卻露出誘人的脆弱模樣,本多忍不住嚥了口涎沫。
  
  克哉挑高眉,邀請本多:「要一起來嗎?」
  
  「這、這樣好嗎……」口嫌體直的本多湊到御堂身旁磨蹭。
  
  秋紀也爬到克哉身邊,親吻他的腳背。
  
  「佐、佐伯君?」眼前淫亂的場景讓片桐難以置信。
  
  「哎呀,差點忘了你的存在。」克哉笑了笑,吻上他的唇。
  
  從頭到尾在旁觀看的Mr.R讚嘆:「果然是吾王啊!」
  
  
  (完)
  
  --
  
  副標題—爭寵大會!
  
  大家元旦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