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衍生] [鬼畜眼鏡] 缺陷(全)




自從搬家的前一天,被佐伯挽留之後,片桐每天都覺得很不踏實。

因為他實在過得太幸福了。

身為男性,從小就被教導要自立自強,要成為有擔當、值得信賴的男人,不能軟弱地依賴他人,不能隨便落淚,要堅強,要勇敢,而他也一直強迫自己遵從傳統的信念,孤獨地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

直到佐伯打破他平淡的日子,如同狂風暴雨,摧殘他原本就無力支撐的原則。

認識佐伯兩年多,打從他入社就一直看著他,本來以為他跟自己一樣,是個個性溫和的好好先生,沒想到戴上眼鏡後,會整個人性情大變,對自己做出那些難以啟齒的事情。

雖然很害怕佐伯對他所作的那些行為,但是,如此親密的撫觸與結合,會讓他產生被需要的錯覺。

渴望被愛,想要一個能陪伴一生的伴侶,他知道自己配不上精明幹練的佐伯,也知道佐伯不過是把他當成消遣的玩物,至少,他願意觸碰他。

片桐早已邁入中年,自己這具不年輕的身體,怎麼看都不覺得有吸引力,但是佐伯很喜歡抱著他輕輕撫摸,像在疼惜摯愛的珍寶。

即使知道那不過是短暫的美好,佐伯總有一天會厭膩,片桐依然無法拒絕佐伯的索求。

「片桐先生……」

輕柔的呼喚迴盪在耳際,拿著菜刀切菜的片桐僵直了身子,閉緊雙眼,眉頭深鎖的模樣看起來似乎很厭惡,其實他是在極力克制自身的慾望。

正在做菜的片桐穿著圍裙,雙手沾滿油膩,他不想弄髒身後的佐伯,也不願拒絕對方主動送上來的親暱,不能任由對方嬉鬧卻也無法抗拒,進退無門的片桐委屈地說:「晚餐……馬上就做好了……」

「可是我不想等。」

佐伯任性的話語讓片桐倍感甜蜜,腰間摟抱的雙手雖然讓他行動不便,但他也沒有推拒的意思,任由對方抱住。

放任的結果就是得寸進尺,佐伯不安分的雙手慢慢往下滑,在他的下腹嬉鬧。

「啊……不行……危險……」

片桐急忙丟開手上的菜刀,深怕一不小就會傷到佐伯。

也許是慌亂之際沒掌握好力道與方向,被隨手亂丟的菜刀撞到牆壁又反彈回來,驚慌的片桐未經思考,直覺就想用手去接,佐伯見狀,馬上抓住片桐的手,制止他自殘的舉動,接著又立刻抱著片桐往後退,躲過利刃的攻擊範圍。

噹啷啷的金屬碰撞聲,摔落地面的菜刀在磁磚地板彈了兩下,最後停在佐伯腳邊距離不到十公分的位置。

發生在短短不到三秒鐘之內的突發事故,讓兩人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佐伯與片桐對望了一眼,撿起菜刀放回收納廚具的地方,不自在地說:「今天叫外賣吧!」

感到為難的片桐不想違逆佐伯的意思,可是又捨不得浪費即將完成的晚餐,便小心翼翼地說:「可是湯跟飯都煮好了,只差配菜而已……外賣又很貴,還是別浪費這個錢吧……」

「經過剛才的意外事故,我可不想再讓你拿刀了。」

佐伯直接把片桐拉到客廳,動手解開他的圍裙。

沒注意到佐伯的行為,片桐半沉思地說:「如果你不介意冷盤的話,冰箱裡還有些昨晚配酒的涼拌菜,晚餐配那些菜好不好?」

「配你就夠了……」

佐伯的右手從上衣的下擺入侵,找到胸前的突起,輕捏細捻。

「啊啊……嗚……」

不是真心拒絕的片桐口頭上唸了幾句,任由佐伯佔有他的全部。

完事後,佐伯整理凌亂的客廳,片桐則到廚房處理晚餐的半成品。

哐啷!

「啊!」

物品摔落地面的聲音伴隨著片桐的驚叫,佐伯急忙衝進廚房,「發生什麼事了?」

滿地油膩的液體加上碎裂的瓷器,還有癱坐在地上的片桐,一開就知道片桐在端湯的時候不小心跌倒了。

片桐不想讓佐伯擔心,也不想讓佐伯覺得自己很沒用,開口就是毫無說服力的謊言:「沒……沒什麼……」

「還說沒什麼!」

佐伯蹲到片桐身邊,檢查他的傷勢,裸露的手臂跟小腿都有燙傷的痕跡,心疼不已的把片桐抱進浴室,直接把人丟進浴缸,拿起蓮蓬頭開始在他手腳燙傷處撒冷水。

片桐低著頭,自嘲道:「你看我……這麼笨……連在自己家都會跌倒……」

「……」

佐伯沒有說話,表情凝重的繼續撒水。

「雖然看起來很嚴重,其實沒有那麼痛……」

「閉嘴!」

佐伯打斷片桐的話,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對不起。」

「咦?」

片桐不懂佐伯為什麼要道歉,會跌倒是自己的錯,為什麼佐伯要對他道歉?

「對不起……要是我節制一點,你就不會受傷了……」

不希望佐伯太過自責,片桐安撫道:「這不是你的錯……」

「難道不是因為我過度索求,才害你腿軟嗎?」

「這……」

片桐瞬間羞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佐伯將蓮蓬頭交給片桐:「你先繼續沖冷水,我去拿藥過來。」

低聲應好的片桐害羞到無法抬頭直視佐伯,佐伯親了親他的額頭才出去找藥箱。

片桐將手腳泡在冷水裡,也許是因為身體太冷了,心情也跟著結凍。

他又給佐伯添麻煩了。

如果他跟佐伯一樣年輕,有充沛的體力,那點索求根本就不算什麼,只不過做了一次就腿軟的自己真是沒用。

如果佐伯因為欲求不滿而去找別人,他也沒立場說話吧?

畢竟他大了佐伯整整十七歲,他念高中的時候,佐伯才剛出生呢!

年齡的差距是他怎樣也無法挽回的。

越想越難過的片桐忍不住偷偷掉了幾滴眼淚,剛好被拿藥回來的佐伯看見。

「很痛嗎?我送你去醫院吧?」

片桐搖頭,低聲說:「對不起……」

「你又怎麼了?」

佐伯皺起眉頭,一臉不解。

「對不起……我是個沒用的大叔,老是給你添麻煩,就連走路都會跌倒,還把自己搞得滿身傷……」

佐伯嘆了口氣,像在安慰小孩那樣磨蹭片桐的頭頂,拍拍他的肩膀說:「我早就知道你是怎樣的人,懦弱、愛哭、老是自憐自哀,到了中年還一事無成,個性又無趣……」

佐伯越說,片桐的頭垂得越低,佐伯說得都是事實,他沒有資格反駁。

「……偏偏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啊!」

「咦?」

片桐猛然抬起頭,臉上充滿難以置信的神情。

佐伯溫柔地說:「懦弱沒有關係,我會讓你依靠,每當你掉淚,我會吻去你的淚水,就算你一事無成也無所謂,我會努力讓我們過好生活,至於個性無趣嘛……」

片桐眨了眨眼,緊張又期待地仰望佐伯。

佐伯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才又接著說:「我會豐富你的人生。所以,不要對自己太沒信心,就算你什麼都不會做,只要你會待在我身邊就夠了。」

眼眶難以自置地流出幸福的淚水,片桐顧不得手上的傷,環抱佐伯的肩膀。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