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同人] 無所謂番外-在意






















  有人說,喜歡是從在意開始。
  
  因為在意,所以會去注意,然後被在意的對象左右自己的心情,對擁有強烈自主性的御堂來說,這是一種討厭的感覺。
  
  感情不受理智控制,無法掌控自己情緒,簡直是一場惡夢。
  
  就像現在,因為在意佐伯的健康,在意佐伯的告白,在意佐伯那沾了柑橘汁液的唇瓣,他低頭吻了不該吻的人。
  
  酸酸甜甜,帶著水果香氣的吻,勾起他強烈的佔有慾。明知道這裡是醫院的病房,也知道躺在身下的男人對他做過許多不可原諒的壞事,御堂仍被感情控制,欺身壓上瘦弱的男人。
  
  小心不把自身重量壓到對方身上,御堂握住他纖細的手腕制止他可能有的抵抗,低頭吸吮他明顯凹陷的鎖骨,舌尖滑過因缺乏養分而失去光澤的皮膚,淡淡的鹹味從舌頭蔓延至整個口腔,這就是佐伯的味道。
  
  順著頸項往上親吻,淚水的味道喚醒受虐的記憶,御堂停止動作,他想佔有佐伯,卻不想讓佐伯覺得這是報復或凌虐。
  
  「不願意?」
  
  如果佐伯的答案是Yes,御堂就會把這次失控當成錯覺,是他自作多情,以為喜歡上他的佐伯會願意屈居人下。
  
  抹去眼淚的佐伯露出悲傷的表情說:「我願意。」
  
  御堂輕撫他的臉頰,在他鼻頭吻了一下,溫柔的問:「那你為什麼這麼難過?」
  
  「我只是,太幸福了。」
  
  佐伯閉上眼睛,搖頭否認悲傷,溼潤的眼角看起來是那麼脆弱、無助,彷彿失去所有。
  
  御堂瞬間領略到,眼前這個看似無所畏懼的傲慢男子,他的內心原來這麼脆弱。也發現到自己對他的影響力,大到可以因為自己不跟他說話,就讓他壓力大到得厭食症。
  
  御堂一向討厭失敗的弱者,因為他覺得弱者之所以失敗,完全是因為不求上進,不做努力,才會淪落成失敗者。
  
  但此刻他卻發現,他從來沒有那麼想保護一個人過。想抱緊他、安慰他,告訴他只要有我在身邊,什麼都不用怕。
  
  輕咬佐伯白嫩的耳垂,御堂低聲給予承諾:「我不會離開你。」
  
  佐伯驚訝地瞪大眼睛,隨即別過臉,肩膀輕輕顫抖,咬緊牙關不發出任何聲音。
  
  御堂以為他又哭了,伸手撫摸他的臉,早已拭去的淚水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御堂依然為此感到心疼。
  
  想低頭再次親吻他的肌膚,佐伯卻已經停止了顫抖,抬頭直接面對御堂。
  
  「對不起。」
  
  「你以為道歉就能得到原諒嗎?」御堂微微皺起眉頭。
  
  佐伯苦笑:「那就讓我用一生來償還你吧!」
  
  「只怕你用盡生命也還不完。」
  
  御堂臉上露出優雅的微笑,雙手卻猥褻地脫去佐伯身上的病人服。
  
  佐伯順從地任御堂為所欲為,完全不做任何反抗,只在御堂準備挺身進入時,低聲說了一句:「護士再過兩分鐘就會進來替我量體溫喔!」
  
  (完)
  
  --
  平川哥哥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