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盜筆] 情深如詩、情薄如紙(二環、短篇全)







  當初吳邪拿著那張隱藏了魯王宮路線圖的帛書出現,解連環就知道有人想要引導他去追尋二十年前的事件,從魯王宮出來之後,第三條蛇眉銅魚現世,以及鑲金絲帛的內容讓他得到更多線索,不像當年那般摸不著頭緒。

  終於有了再次追尋的目標,解連環也顧不得吳邪,急忙就想再去一次西沙,繼續追查當年的真相。

  由於吳二白警告過他很多次,不准他再去查當年的事情,而他也不想為了自己的私事再犧牲底下的人,所以他跟裘德考搭上線,準備利用對方的資源去探尋海斗的秘密,另一方面也能利用裘德考當掩護,不讓吳二白發現他真正的目的。

  只是解連環沒想到,在濟南那通叫伙計把當年老照片maill過來的電話,會把吳二白也一起釣了過來。

  「去哪兒呢?老三。」

  在碼頭等船的解連環嘆了口氣,突然有種怕什麼就來什麼的感覺。

  吳二白這個人向來八風吹不動,如果沒什麼嚴重的大事,很少親自出馬,這次會大老遠的跑來找人,肯定是知道了些什麼。

  「我的時間不多,船一來我就走,你想說什麼最好快點,遲了就沒機會了。」解連環說這話的時候沒敢抬頭看吳二白,逕自點了根煙,慢吞吞地抽了起來。

  「小邪人呢?」

  「還在濟南,他雖然受了些皮肉傷,但基本上沒有什麼大礙。」

  「聽說你底下那個叫大奎的伙計死了?」

  解連環點點頭,沒說話。

  「潘子呢?這次怎麼沒帶在身邊?」

  「他受了重傷,躺在醫院還沒醒。」

  吳二白突然笑了,語氣尖銳地說:「小環、說起來你也挺薄情寡義的,疼了二十幾年的侄子就這樣丟在外地不管,跟了你十年的潘子也被你丟在醫院任其自生自滅。是什麼事情重要到讓你什麼都顧不了呢?」

  「我說過別用那個詞稱呼我,都幾歲了還被這樣叫,丟臉死了。」解連環不悅道:「大侄子是成年人了,難不成你要我跟在他身邊替他把屎把尿才算照顧他?潘子在醫院有專業的護士照顧,用不著擔心。」

  「大奎的事情你怎麼解釋?說來他也死得真冤枉,跟了你那麼多年,一旦跟你的計畫有衝突,馬上就被你宰了。」

  「大奎的事情是意外。」解連環抽了口煙,不屑道:「他們跟著我還不就是為了錢!我薄情又怎樣?這年頭感情能值得了幾個錢?」

  他跟吳二白都是現實主義者,在感情方面相當內斂,做事只會考慮到現實與利益,很少會用感情來衡量。

  吳二白拿走解連環手上的煙,含在自己嘴裡吸了幾口,過了一會兒才說:「錢再多也買不到真感情。」

  「是啊。」

  懶得抗議的解連環重新拿了根煙叼在嘴上,往口袋掏了幾下卻找不到剛才的打火機,吳二白叫他別找了,抬頭解連環看了他一眼,還沒來得及發問,就看到吳二白咬著煙的嘴唇朝他逼近,解連環也沒想到要躲,煙頭對著煙頭,對方深吸了口煙加速燃燒,只見接觸點一亮,點燃了解連環叼在嘴裡那根煙。

  從剛才到現在一直很平靜的情緒突然有了起伏,解連環吸口煙強迫自己冷靜,緩緩吐出充滿尼古丁的氣體,看著由濃變淡的白煙,有些感慨地說:「所以我只會對我真正在意的人付出感情,對那些進不了心裡的人,說再多都是狗屁。」

  吳二白突然有股衝動想問解連環,自己到底是在他心裡還是外面,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問,這事兒一旦開了口,只會被對方拿來當作可以利用的籌碼,就像潘子那樣。

  遠遠看到有船開往碼頭這邊,船身印著珊瑚互相環繞的商標,吳二白拍了拍他的肩膀,勸道:「活著的人跟死了的人,孰輕孰重,你自己衡量吧。」

  「你願意讓我去?」解連環意外地瞪大眼睛,他還以為吳二白會硬把他拖回杭州,沒想到對方只講幾句話就放他走。

  「心不在,不管綁你幾次,你還是會走。」他不是沒把解連環關起來過,但每次都只是更加深對方查明真相的信念。

  吳二白很清楚對方的決心,這件事情都已經二十年了,解連環還是不肯放棄,就表示這次他再把解連環綁回去,必然得關上一輩子。

  他不想看到這種結局。

  「你知道我不是寬宏大量的人,這筆帳先欠著,就算你躺著回來我也會跟你要,記住了。」

  吳二白轉身離開碼頭,解連環看著他的背影,腦子一熱,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衝上去從吳二白背後抱了他一下。

  「欠你的,我一定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