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盜墓衍生] 犯傻-第二部











  原本白花的頭髮被人染黑,嘴邊的鬍子全給人刮得一乾二淨,上揚的眼角與微翹的唇,這不是吳三省該有的模樣。

  解連環驚訝地轉頭看像身旁的吳二白,對方傲慢的微笑刺痛了他的心。

  吳二白趁著他傷重昏迷的時候,沒問過他的意思,讓人在他臉上動了刀,把吳三省的特徵抹去,將他變回了解連環。

  臉上的面具要拿掉很容易,但是心裡的面具呢?那張早就深深印在他心底的,名為吳三省的面具,能這麼簡單就拿掉嗎?

  透過鏡子看到一張他應該要熟悉,卻偏偏顯得陌生的臉,解連環以為得到解脫的自己會感到輕鬆,鏡子裡的人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該說不意外嗎?解連環苦笑,他早知道吳二白總有一天會把他徹底解決掉,只是沒想到會連後路都不留給他,直接剝奪了他這二十年來的人生,讓他變回二十年前就死在海底的解連環。

  那人摟著他,貼近他的身子,親吻他臉上的改變,笑著對他說:「好久不見。」

  本該是令人感動的場景,解連環卻覺得自己像全身血液被抽乾似的,先是打從心底覺得冷,接著四肢開始微微顫抖,吳二白見狀,更加用力的摟住他,握緊他的手才發現他全身發冷,不由得緊張地問:「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他搖搖頭,不敢說話,深怕一開口就是大哭,而他最不願意的,就是在吳二白面前示弱。

  那只會自取其辱罷了。

  眼角瞥見銬在右手腕上的手銬與長長的鐵鏈,解連環恨得無法容許對方靠近他,即使顫抖的手腳使不出力氣,仍然掙扎著要推開吳二白。

  吳二白很乾脆地鬆了手,皺著眉頭從抽屜裡拿出兩包東西遞到他面前,淡淡地說:「治傷的藥跟鎮定劑,你自己選一個。」

  解連環狠狠瞪視對方,握緊拳頭強迫自己冷靜,身體卻依然抖個不停。

  他想殺人,想殺掉眼前這個自作主張,害他痛苦的男人,卻也清楚知道這麼做一點也不划算,反而會惹出更多麻煩。

  他恨透了就算在這種時候還能擁有理智的自己。

  吳二白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對方情緒那麼激動,根本無法談話,只好硬是給他打了一針鎮定劑,看著他入睡。

  因為擔心他醒來會做什麼傻事,吳二白就這麼守著他,直到他再次清醒。

  這次醒來的解連環很冷靜,冷靜到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淡淡地對他述說一件早已遺忘的往事。

  「你知道嗎?其實我原本沒打算那麼疼大姪子。」

  吳二白搖頭,靜靜地看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記得我剛變成吳三省的時候,吳邪年紀還小,不太懂事,老大跟大嫂平常也忙,沒時間照顧他,你就跟老爹提議要給我帶,用孩子拴住我,不讓我亂跑。」

  吳二白點頭道:「我知道你跟三省不一樣,不會把那麼小的孩子帶進斗裡,也不敢像三省那樣隨便把孩子丟著不管。」

  「你真那麼肯定?」解連環自嘲道:「不怕我拿他威脅你們嗎?就像你拿解家威脅我那樣。」

  「你不會。」吳二白肯定道。

  「呵呵,沒錯,我是不會,因為我發現你們對自己的親人也一樣冷血無情。」

  解連環黯然道:「一開始我本來不想帶的,那時候我嫌他煩嫌他吵,買了根糖葫蘆給他,要他自己一邊玩去,他嘴裡咬著糖葫蘆,笑著跑開想引我去追,我說那樣很危險,叫他跑步時不要咬竹籤,他卻故意跑得更快,那時你也在場,我想說有你看著應該不會有事,就沒去追他,怕有人追他會跑更急,更危險,結果他還是跌倒了,我看到他嘴裡咬著竹籤,心都涼了半截,急忙跑過去看他有沒有怎樣,幸好只是稍微撞到牙齒,沒受什麼嚴重的傷,他哭得很兇,我抱著他死命安慰,你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解連環頓了頓,問道:「我問你怎麼不關心他,難道不怕竹籤刺穿喉嚨什麼的,你還記得你當時是怎麼回答的嗎?」

  吳二白想了想,「不記得了,不過應該是說他活該之類的話吧。」

  「差不多,你那時候說,早跟他講了危險他不聽,還要跑,死了只是剛好,用不著安慰他。」

  吳二白解釋道:「你安慰他只會讓他覺得自己沒有錯,他以後還是會犯同樣的錯。」

  這事情看似與他們現在的處境沒什麼相關,但吳二白清楚知道,解連環在質問他,問他為什麼不能放他自生自滅。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