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趙大牌與冷總裁衍生] 怨念的糖粉















--以下正文開始--



 

 

※本文銜接冷總裁與趙大牌—依歸我心結局

 

 

 

自從趙大牌出道以來,其俊美的外表與溫文儒雅的氣質,讓眾多男男女女敗倒在他西裝褲下,也正因為如此,有關他的花邊新聞多到幾乎數不清。

 
 

雖說大部分都是捕風捉影的虛構情節,但偶爾總會有瞎貓碰上死耗子情況。


趙逸英與冷軒智決定再次同居的那天,在街上相擁的兩人,好巧不巧地被記者拍個正著,再加上隔天又傳出趙大牌向環╳演藝公司辭職的消息,更是助長了謠言的蔓延。


同性的戀情不只是演藝人員的致命傷,更是商業鉅子最難堪的緋聞。


不少媒體斬釘截鐵地報導著趙大牌是因為醜聞被迫冷凍解約,而非主動辭職,也有媒體怪罪冷總裁太過無情,為了自保而將趙大牌當成棄子推上火線,更有人趁機污衊趙大牌為了走紅,以男兒身爬上老闆的床……總總難聽的污穢說法排山倒海而來。


然而,在經歷了長達一年的分居生活,終於又在一起的他們不想再委屈彼此,也不願任何一方再受到莫名的污辱,在未與對方商量的情況下,幾乎同時間向媒體宣稱是自己先愛上對方,外界有任何責難,衝著自己來就好,不要為難無辜的另一半。


公開與冷總裁……不,是與義大利最大財團的最高領導人之間的戀情,是件極為冒險的事情,一旦沒有處理好,便是身敗名裂。


他們卻沒有一絲後悔。


不知道是物極必反還是時代變遷太快,抑或是兩人在媒體前的真情告白感動了社會大眾,在嗜血媒體趁機想更進一步逼迫他們分手的同時,網路上各大論壇開始了各項聲援支持的活動,並斥責媒體過度渲染與抹黑,而媒體也在發現民意走向不符預期時,順從民意地改變了報導的方向,由反對改成支持,甚至歌頌。

 

 

 




 

 

「媒體真是現實得令人噁心……」手上拿著報紙的安東尼如此說道。

 
 

「我們今天出來應該不是要談這個吧?」


一旁的趙大牌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不做任何批評也沒有怒罵,淡然的神情好似這一切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你還敢講,離職之前也不先跟我商量,別忘了你還欠一堆劇組幾百小時的通告約啊!近天價的違約金……」安東尼話講到一半又吞了回去,他差點忘了這傢伙的情人就是自己公司的大老闆,違約金什麼的,八成會被當成家務事處理吧?


對自己的同學兼經紀人,趙大牌不是沒有愧疚感,只是……


「抱歉,我想以他為重。」帶著歉意卻肯定的語氣。



安東尼有些頭痛地扶著自己的額頭,想開罵卻又覺得對方的行為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想當初他們的戀情尚未公開,趙大牌就是有名的妻管嚴,工作時間朝九晚五絕不加班,不拍吻戲也不拍床戲,一下班就馬上回家陪『太太』,如今戀情公開了,對方管得再嚴也是名正言順,他一個小小的經紀人又怎麼敢得罪自己的頂頭上司呢?


可想到恐怖的導演們一旦知道趙大牌無法履行戲約,身為經紀人又沒有老闆庇護的自己會受到怎樣的待遇,他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哀求的語氣,安東尼幾乎要哭出來了。


「可以。」趙大牌微笑道。



「咦?」居然這麼簡單就答應了?安東尼睜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趙大牌。


「他這次回來會在台灣待一段時間,沒這麼快回義大利,好好利用時間的話,應該可以把剩下的戲軋完。」


「可是……」安東尼疑惑了,一週只有四十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夠用嗎?

 

 

 


 

 

一般而言,出資大老闆前來劇組探班,劇組的工作人員們包括導演在內,是不能也不敢拒絕的,但以目前的情況,導演真的很不希望因為老闆的出現而干擾到演員的心情。

 

明明是一場再簡單不過的戲,卻因為冷總裁的目光使得演員們NG連連,正確地說,是飾演冷雁智的演員戰戰兢兢地放不開手腳去演。



冷總裁銳利的視線有如芒刺在背,驚得他連手都在發抖,背上更是冷汗直流,深怕自己下一秒就被大老闆發話勒令冷藏了。


「卡!」實在看不下去的導演憤怒地吼著:「替他擦個臉、理個頭髮會要你的命嗎!手抖成那樣是酒精中毒還是跟貧血的女人一樣低血糖!」


「導演……」該演員委屈地看了下冷總裁又馬上對導演投以哀求的目光,扮演屍體的趙大牌睜開了眼,握住他的手輕聲安撫,該演員卻顫抖得更加厲害。


發現冷總裁正以足以殺人的陰狠目光注視他的手,趙大牌不著痕跡地拍了拍該演員的肩膀,起身走向自己的戀人。


冷總裁坐工作人員臨時搬來的椅子上,冷冷地抿著唇,臉色非常難看。


趙大牌走到了他面前,握住他的手,冷總裁依然不發一語,僵硬的嘴角也沒有軟化的跡象。


有些無奈卻又帶著寵膩地輕嘆了口氣,趙大牌用古裝長袖遮住兩人的臉,也阻隔了劇組其他人好奇的目光,低頭親吻那抿成了一條線的唇。


一開始還緊閉著的唇,在幾下淺淺啄吻之後,軟化了原本堅持的防線,讓趙大牌找到了縫隙,溫柔地將舌尖探入,與之糾纏。



一吻過後,趙大牌的衣袖仍是遮掩著冷總裁的臉龐,染了情慾色彩的酡紅臉頰看起來是如此叫人沈醉,他不願意與任何人分享這樣的冷總裁。


冷總裁低垂著溼潤的眼眸,拉著趙大牌的衣擺,略帶委屈地輕聲道:「……就算是只是演戲,我也不要任何人碰你。」


趙大牌忍不住輕笑出聲,難怪那個飾演冷雁智的演員會抖成那樣子,想必是被自己愛吃醋的情人給嚇著了。


「我有信心可以演得比他更好……」


「喔?」

 

 

 




 

 

大老闆一聲令下,飾演冷雁智的演員被迫換角,雖說是被迫,但該演員可是大大鬆了口氣。

 
 

開玩笑,被大老闆用殺人似的目光瞪著看,他就是有幾條命也不夠嚇啊!


眾人雖然不看好冷總裁的演技,導演也覺得有些為難,但是老闆最大,就算演技差了點,只要老闆高興,其他人又能說些什麼呢?

 



一個還打著哈欠的男子緩緩走了上樓。

 



上了妝、換上了戲服的冷軒智,雖然只是配角,一踏上舞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紅色的細長髮帶襯得那白皙透亮的肌膚更為嬌美,微帶朦朧睡意的慵懶神色更是美得叫人屏息,深怕喘口氣就會驚擾了那冷豔得叫人不敢冒犯的人兒。

 
 

就連早就看慣了戀人那美麗臉龐的趙逸英,也忍不住呼吸一窒,恨不得飛奔上樓把戀人直接扛回家。


他好像有點理解,為什麼軒智只要看到他跟別人有稍微親密一點的戲就大發雷霆的理由。


此時此刻,他只想把自己的戀人藏起來,鎖在家裡,不讓任何人看到只屬於他的冷軒智。

 




「我的十一師兄,你還帶著面具啊,現在城裡到處貼滿了你的畫像哪。」


男子自己拉了開椅子坐著,睡眼矇矓地看著趙飛英。


「不是說不再殺人了嗎?怎麼,手癢了?」

 




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首次拍片的冷總裁,第一幕就有辦法活靈活現地完美呈現導演的要求,咬字清晰動作精準表情到位,完全一鏡到底,反而是年紀尚幼的小小演員被那驚人豔麗的容顏給迷了神智,呆愣地看著冷軒智,完全無法移開目光,也忘了要對戲。

 
 

導演被小演員的不專業給氣得咬牙,而趙大牌更是在導演喊卡之後,忍不住伸手撫摸冷總裁細滑的臉頰與柔順的髮。


充滿愛憐的撫觸讓冷總裁微微瞇起眼睛,像隻愛撒嬌的貓,把頭靠在趙大牌肩膀上,不住地磨蹭。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