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UL衍生] 遺失的碎片-01(沃肯*馬庫斯)

 

  Max.

  MAXIMUS CBCS 【電腦】BBS程式的縮寫,亦可視為Maximum的縮寫,最大、最高、最大限度的意思。

  Max,馬庫斯。

  協會 《學士院》的協定審查官。帶著面具的謎之戰士。

  從名字不難看出命名者對他有極大的期望,可惜馬庫斯對此一無所知。



  馬庫斯的腦海中,只有主人給予的任務,有些是協會內部簡單的日常工作,但也有被交待不能洩露任何訊息的隱密任務,例如,暗殺。

  生命對身為自動人偶的馬庫斯而言,沒有特殊意義,死亡亦無法影響他的心思,唯獨『失敗』是他唯一無法接受的事情。

  若是無法完成任務,他絕對不肯像敗犬那般狼狽地逃走,而是寧願自我毀滅,與對方同歸於盡,以免失手被擒導致資料外洩。

  他知道自己腦中的一切是可以被工程師讀取改寫,自爆的技能可以將一切化為虛無,包括他的記憶。

  就算暗殺任務失敗,至少他守住了不洩漏任何機密的原則。

  他不知道被毀滅過後的自己可以被重新修復,卻仍義無反顧地在失手時選擇消滅在場的一切事物。

  雖然次數不多,但重新修復過的馬庫斯,除了被重新植入新的記憶之外,外表也跟以往有極大的不同。

  原本精緻到跟人類肌膚相仿、柔軟且富有彈性的血肉,變成了冰冷堅硬的鋼鐵,走動時能聽到鐵片互相摩擦所造成的擾人噪音。

  不同部門的同事薩爾卡多常問他:「怎麼了?老樣子又發作了?」

  馬庫斯無語,他根本不記得以前的事情,又怎麼會知道所謂的『老樣子』是指什麼事情呢?



※※※



  「粗糙的瑕疵品,毀了吧?」

  暗殺對象身旁的紫衣女孩,先用充滿鄙夷的冰冷眼神看了他一會兒,隨即一臉期待的望著身旁那位高瘦的長髮男子,似乎想得到男子的認同。

  「不,先看看情況再說。」男子如此說道。

  紫衣女孩有些訝異,她很清楚男子的完美主義,也看過許多瑕疵半成品被男子毫不留情的毀壞重鑄,眼前有熟悉氣味的人偶,明明就是壞得徹底又被人胡亂修補過的瑕疵品,為什麼博士不像以前那樣直接將之摧毀呢?甚至在發現被跟蹤的時候,故意將人引到人煙稀少的森林,製造對方下手的機會。

  「博士……那人偶,是您做的嗎?」

  紫衣少女推斷過後,得出這個難以相信的結論,他心目中完美的博士,怎麼可能製作出如此粗劣的人偶?

  沃肯笑得有些無奈,停下了腳步,轉身面對隱藏在暗處的馬庫斯說:「出來吧,我想我們應該好好談一談了。」

  意識到自己暴露行蹤的馬庫斯從隱身處走了出來,直接舉起右手彈射出裝在手甲上的刀刃。

  執行任務是他此行的目的,就算眼前的暗殺對象認識他,他也不會因此手軟。

  馬庫斯對沃肯的印象僅有在主人交付任務時給予的一張照片以及一個名字,對於將死之人,沒必要浪費時間聽他們對話或與他們交談。

  然而,一看到馬庫斯擺出攻擊姿勢,沃肯立刻推開身旁的雪莉,抽出藏在胸前暗袋的手術針,抬手一揮,幾道細微的銀光閃過,馬庫斯為了閃避暗器,彈射而出的飛刀失去準頭,射中一旁的大樹,強力的衝擊驚動了樹上棲息的禽鳥,也震落了大量的秋葉,一時間,受驚的野鳥發出吵雜的叫聲,紛紛振翅高飛,被推倒在草地上的雪莉被落葉遮住了視線,看不清楚眼前的情況,只隱約看到博士走向已經被針灸術定住的馬庫斯,等樹葉落盡,已被博士抱起的馬庫斯身上透出不祥的光芒,雖然博士即時鬆了手丟開馬庫斯,但距離實在太近,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蓋過博士的聲音,雪莉只看到博士嘴唇動了幾下,聽不見他說了什麼。

  「博士!」

  雪莉被爆炸的氣波衝出了好幾公尺,卻意外地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不,其實有受到波及但是博士以自身的生命力為代價保護了她。

  慌張地衝回爆炸地點,自爆的馬庫斯變成了一堆焦黑的廢鐵,沃肯雖然深受重傷但所幸一息尚存,看見雪莉居然還笑得出來。

  「這情況,看起來不是很好啊……」沃肯苦笑道,隨即吐了幾口血出來,看來不止是外表有燒傷,內臟也有被爆炸給震傷。

  「糟透了!」雪莉含淚道,手忙腳亂地替博士包紮止血。

  「雪莉……幫我把他帶回來……」

  「帶誰?」擔心博士傷勢的雪莉不懂他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句話。

  「他……是我的……把他帶回來……」沃肯指著馬庫斯的殘骸,邊說邊吐血,雪莉緊張地要他別再說話了,沃肯也真的沒再繼續說話,因為他已經昏了過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