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UL衍生同人-侵蝕之黑-(上+中)烏波斯(觸手)x伯恩哈德-4/15更新

 





--以下正文開始--


「就讓你看看比死還要更深的黑暗吧!」

 


 


※※※


 


 


衝入渦「普羅馮多」時,記得還是正午陽光眩目的時候。


那是他最後一次看到自己所屬的世界的陽光。


 


連隊D中隊的小隊長,伯恩哈德,執行任務時一向非常小心謹慎,他知道自己的決定會影響到整個小隊的存亡,有時不得不犧牲一小部份的人來提高全隊存活的機率。


有些部下覺得他冷血無情,卻沒人注意到他下這決定時有多麼痛苦,內心的煎熬不比其他人少。


身為軍人的伯恩哈德,責任心與道德感比一般人還要來得強烈許多。


這也是他願意一次又一次以自身性命為賭注,進入那個沒有光的陰暗世界,執行破壞兩邊世界連接點的危險任務的原因之一。


不想再看到有人傷亡,不希望再次失去任何夥伴,這樣的信念一直支持著他,讓他無所畏懼地勇往直前。


每一次出任務,他都有失去生命的覺悟,也知道那過程必定是極其痛苦不堪的殘忍凌虐。


他看過太多同伴被異形活生生撕咬吞食的畫面。


若在被攻擊的瞬間就死去或失去知覺,或許還能算得上幸運,萬一不幸只被麻痺行動而痛覺仍在,不得不眼睜睜看著自己被異形一口一口咬下血肉吞吃入腹,那當真是比死還痛苦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這次任務所遇到的遭遇,會超乎以往的認知,體驗比死亡更深沈的黑暗,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像以往那般義無反顧。


 

※※※


 


為了回收混沌元素,伯恩哈德的小隊與圍在混沌元素周圍的異形們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戰鬥,在眾多異形的猛烈攻擊下,原本打算取得混沌元素就立即撤離的戰術被破壞,雖然已經取得了混沌元素,但是有不少人都還在與異形纏鬥,無法馬上離開。


地上撒滿了屬於異形的紫色血液,但也有許多鮮紅的人類鮮血摻雜其中,濃厚的血腥味讓伯恩哈德感到相當不安。


太危險了!伯恩哈德雖然進入渦的世界許多次,見過多種不同類型的異形,但他知道這裡面還有更多未知的危險生物,濃厚的血腥味很容易引來平時潛伏在暗處的強敵。


被迫圍成一圈的小隊砍殺揮著利爪的異形,試圖突破包圍,無奈蜂擁而上的異形越來越多,砍死了一隻,後面還有更多更強的異形湧上來攻擊,經歷了一番苦戰,好不容易將混沌元素與殘存的隊員們送進飛行艇,殿後的伯恩哈德也打算立刻回到自己的小型飛艇之中。


砍死眼前擋路的異形,就在他準備進入船艙的那一刻,背後的異形群中竄出一條足足有大腿粗細,類似章魚觸手的東西,像條被人甩出的長鞭,精準且迅速地捲住了他的腰,欲將他拖離小隊。


伯恩哈德立刻舉劍砍向觸手,卻無法在上頭劃出一絲痕跡,他改用槍射擊,仍然無法對觸手造成傷害。


這不是普通的異形!


刀槍都無法傷到這隻突如其來的詭異觸手,想要擺脫困境的伯恩哈德改用最原始的肢體抵抗,想要扳開腰間纏繞的觸手,但觸手將他綑得死緊,表面的黏滑液體也使他的雙手無從著力。


觸手表面的黏液似乎有毒性,能透過衣物入侵體表,他的腰間跟帶著手套的雙手都開始感到陣陣灼熱,如同被火燒傷的痛感讓他不敢再繼續掙扎,以免接觸到更多有毒黏液。


發現有隊員跑出船艙試圖營救自己,伯恩哈德大喊:「快走!」


聽到命令的隊員們有些無所適從,伯恩哈德再次下令要他們立即離開,無須顧慮他。


抓著他的異形跟剛才對戰的那些雜魚不是同個檔次的,無謂的救援行動只會增加犧牲者。


剛才他能為了顧全大局讓多克身陷險境,現在他也能為了完成任務與隊友的安全,不顧自己的性命。


明知道在沒有後援的情況下被異形帶走只有死路一條,他仍是下達了讓小隊撤離的命令。


沿著觸手看過去,只見一團漆黑,看不到觸手的本體,然而周遭的異形似乎相當懼怕抓著自己的生物,沒有任何一隻異形敢阻擾或阻擋眼前的觸手,粗大堅硬的觸手猶如探囊取物,輕易地將他拖進黑暗之中。



(4/15更新)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不清楚會被帶往何處的伯恩哈德並未放棄逃生的念頭,他不斷用劍砍向捲在腰間的觸手,或許是重複擊向同一部位的策略成功了,手上的觸感與噗滋的聲音告訴他,劍尖已經刺破了觸手堅硬的外皮,大量腥臭的黏液噴撒而出,濺了他滿身。

發現一線生機的伯恩哈德抽出劍身,重複快速刺向剛才造成的傷口,決心要把觸手切斷。

隨著傷口的擴大,觸手也捲得更緊,力量大到幾乎要壓碎他的腰骨。

劇痛讓伯恩哈德幾乎握不住手中的劍,就在他以為會被絞死的時候,觸手突然鬆開,原本懸掛在半空的伯恩哈德直直往下墜落。

原以為會跌落堅硬的地面,結果卻是落進冰冷的湖水。

所以那觸手是水系的生物嗎?還沒來得及思考,伯恩哈德落入水中的瞬間,立即被其他較為纖細的綠色觸手纏繞住,雖然感覺很像是水草一類的植物,但他知道這絕對不是單純無害的植物。

他立刻揮劍斬斷纏繞於身的綠色觸手,可能是因為這些綠色觸手較為細瘦的關係,劍身一觸碰到那些觸手便立即將之斬斷。

嗆了幾口水的伯恩哈德費力地游向岸邊,時不時斬斷些尾隨而來的觸手,當他終於游到岸邊爬上陸地,卻發現地面也同樣危機四伏,不比水裡安全多少。

陰暗的四周傳來異形看到獵物時所發出的興奮喘息,幾顆星點似的光芒應該就是那些異形的眼睛。

伯恩哈德伸手想掏槍卻想到剛才槍枝浸過水,此時開槍無疑是自裁行為,槍枝走火膛炸第一個炸到的就是持槍者。

看樣子還是只能近距離搶攻了。

準備先行攻擊的伯恩哈德舉起了劍,卻發現四肢漸漸不受控制,剛才被觸手的腥臭黏液濺到的地方傳來又熱又麻又痛的感覺,像是被幾百隻針扎過似的疼。

雖然雙手跟腰間的灼熱感在泡過湖水之後有稍微減緩些,但毒性似乎蔓延開來,慢慢擴散至身體的其他部位,不一會兒,發燙的身體變得使不出力氣,連護身的劍也沈重得舉不起來。

幾隻圍在周遭觀望的異形發現了伯恩哈德的虛弱,興奮地張開長滿利牙的大嘴,揮著利爪朝他衝了過來。

當異形距離他只剩幾步的時候,異形突然變了臉色,像隻落敗的野獸,愴惶逃逸。

撿回一命的伯恩哈德沒有欣喜的感覺,心情反而變得更加沈重。

此刻詭異的情景讓伯恩哈德感到毛骨悚然,通常異形只會照著本能行動,靠著捕食與獵殺存活在這個沒有光的世界,能讓他們放棄獵物的原因通常只有一個,那就是這個地方存在著比他們更強大的掠食者。

會是那些觸手嗎?伯恩哈德不安地猜測黑色觸手將他抓來這個地方的原因,那些怪異的舉動不像是單純的獵食行為,從火山口到湖邊的距離不算遠,但也沒有近到一般怪物伸手可及的程度。

觸手的本體想必是極為巨大的生物,可能具有高度智能。

受到毒液影響的伯恩哈德全身發熱,漸漸無法集中精神去思考研究那些觸手有什麼陰謀,只想尋找清涼的東西來替自己降溫。

眼前是那一大片冰冷的黑色湖水突然變得充滿誘惑,他很想進入水中浸泡身體,卻也明白那裡面有什麼東西在等他自投羅網,踏入湖水絕對是不智之舉。

身為軍人,野地求生是基本技能,依他目前的情況,尋找解毒劑與水源是首要目標,身旁的黑湖擺明了是陷阱絕對不能碰,遠離湖邊也不見得比較安全。

他能感覺得到剛才逃走的異形們並未走遠,仍躲在暗處伺機而動。

在這種前門有虎後面有狼的情況下,伯恩哈德判定藏身湖水之中的怪物會比周遭的異形危險,他必須儘快遠離此地。

然而身體的熱度一直降不下來,四肢發軟的情況也一直沒有改善,甚至開始產生暈眩感。

伯恩哈德閉上眼睛,做了幾次深呼吸,身體的不適依然沒有改善,在這種狀態下別說攻擊了,就連基本防禦也做不到,看來自己會死在這裡吧。

雖然早就做好了隨時迎向死亡的心裡準備,但真正面臨的時候,心裡還是會不捨啊……

傳說雙生子彼此之間會有特殊的感應連結,也不知道會不會跨越空間傳達到身在另一時空的弟弟身上。

希望他不要傷心太久。

比起被異形活生生撕裂成碎塊,中毒身亡勉強算是不錯的結局了。

想到這裡,伯恩哈德釋懷了,不再抵抗持續不斷的暈眩感,放鬆身體跌倒在地,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即使是在昏迷中,伯恩哈德依然顯得十分難受,緊蹙的眉間與時而抽搐的手腳表示他的身體依然處在緊繃狀態。

一旁平靜的湖水表面突然泛起陣陣漣漪,幾條大約手臂粗但前端鼓起的紅色觸手冒出水面,濕漉漉地扭動著,慢慢朝伯恩哈德的方向前進。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