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UL衍生] 傾心(6/26更新)















這裡是屬於亡者的世界。

或許是因為拋棄了世俗眼光與現實的羈絆,這裡的人們不像生前那般壓抑自己最真實的慾望。

當死亡不再是終點,黎明變成了奢望,生活在永夜之中的人們又將如何得到救贖?

 

 

※※※

 

朦朧之間,好像有人在摸自己的臉,輕柔的撫觸不帶半點惡意,艾伯李斯特仍是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隱約看到一個男人的輪廓,視線模糊的他揉了揉眼睛,取過一旁的眼鏡戴上,透過鏡片看見了一臉嚴肅的男人正無言地看著他。

「伯恩……哈德?」

雖然男人允許他直接稱呼他的名字,敬稱用久了的艾伯李斯特還是不太習慣用如此親暱的稱呼呼喚他。

男人摸了摸他發燙的臉頰,輕聲問道:「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艾伯李斯特笑了笑,就算自己已經長大,成為了可以獨當一面的男子,不再是當年那個身高只到他胸口的孩子,伯恩哈德對他的態度依然沒有改變。

有些人會討厭師長永遠記得自己當年少不更事的青澀模樣,艾伯卻很慶幸自己在對方眼中依然是值得關愛的孩子。

由於靈魂的凝聚力還不是很穩定的關係,剛來到這個世界的艾伯李斯特失去了很多應該要牢記在心的記憶。

這裡有很多人認識他,但是他卻對這些名義上的夥伴一點印象都沒有,不管走到哪裡都被陌生人認出來並熱烈攀談的感覺其實非常恐怖,就像被貼了標籤且赤身裸體地站在舞台上任人欣賞似的,沒有任何隱私或自我。

為了維持社交的艾伯李斯特表面上笑著,熱絡地與那些人交談,並從中取得自己想要的消息。

他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就連那個據說是他心腹的獨眼男子都沒看出他內心的恐懼。

然而,沉默寡言的男子什麼也沒說,默默地帶他去找喚醒他們靈魂的人偶,他們在這世界的主人,聖女之子,也就是眾人口中的大小姐。

在伯恩哈德的要求之下,大小姐很乾脆地讓艾伯李斯特分享了男人的記憶,讓艾伯李斯特想起了自己少年時期的過往。

他很想問為什麼伯恩哈德沒有他成年後的記憶,但在大小姐的暗示之下,艾伯李斯特識相地什麼也沒問。

反正等他找回自己專屬的記憶就會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他們相處的時間還很長,沒有必要為了追問過往而破壞彼此的關係。

可惜新人享有蜜月期的時間是短暫的,在初次任務失敗後,被隊友追究失敗主因的他,受到了極盡羞辱的懲罰。

以前聽隊友講起懲罰方式的時候他都只當成玩笑話來聽,實際經歷過才知道原來是這麼恐怖的事情。

更可惡的是他那據說是他的心腹,名為艾依查庫的獨眼男子,在他遭受懲罰過後,居然理直氣壯地宣稱自己是他的專屬物,不顧他的傷勢,逕自在他身上發洩慾念直到他失去意識為止。

想起昏睡前的遭遇,艾伯的心情變得相當沈重,原來艾依查庫一直是這樣看待他的嗎?像個女人一樣……

伯恩敏銳地察覺到艾伯的情緒變化,動作輕柔地摸了摸他的頭髮,輕聲道:「你還在發燒,再睡一下比較好。」

男人的態度讓艾伯有種不祥的預感,他不希望被向來尊敬的師長輕視。

雖然很害怕被對方知道自己先前的遭遇,艾伯李斯特還是開口問了。

「你知道……在你出任務的期間,我遇到了什麼事情嗎?」

男人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點頭,「我已經幫你教訓過他們了。」

才剛來到這裡的艾伯李斯特遺忘了很多事情,戰鬥的技巧也不如生前熟練,欺負新人在這裡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大小姐只在乎戰士們能替她做些什麼,對他們的人際關係毫無興趣,誰欺負了誰,誰被誰欺負,是戰士們自身的問題,如果本身夠強就不會任人宰割,也能得到大小姐的偏愛,優先取回記憶。

伯恩哈德曾向大小姐表示希望出任務時可以跟艾伯李斯特一組,卻被大小姐以強度落差和戰術搭配為由,直接拒絕。

跟艾伯李斯特搭配的是艾依查庫與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本以為同是連隊成員,另外兩人應該不會像其他人為了爭寵而排擠艾伯李斯特,自己也向弟弟交待過要好好照顧艾伯李斯特,沒想到等他回來之後,聽到的依然是不幸的消息。

闖進房間看到瘋狂的艾依查庫壓在昏迷的艾伯身上,伯恩哈德立刻舉起新月使出解放劍解決那該死的傢伙,若不是對大小姐有所顧忌,他當時真想直接捏碎那傢伙的靈魂碎片,省得那傢伙老是口口聲聲見人就說艾伯是他的專屬物。

清理艾伯李斯特的身體時,映入眼簾的傷痕與體液留下的痕跡更讓他想衝出去再把那小鬼解放個十七八次。

「抱歉讓您見笑了。」艾伯舉起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強烈的自尊心讓他無法坦然地面對自己以前的教官。

「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不太懂得如何安慰人的伯恩哈德想了想,衡量過用詞之後緩緩解釋道:「艾依他……對你有很深的執念。」

「那不是我要的,我跟他之間沒有什麼,我只拿他當盟友看待。」艾伯李斯特低聲道:「他們從來不知道我心裡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你認為自己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嗎?」伯恩哈德頓了頓:「生前有強烈執念才會來到這個屬於影的世界,艾依的執念就是你,這點是確定的,但你呢?」

「……我不知道……」艾伯有氣無力地說。

「你這種態度才是最傷人的啊艾伯李斯特!」伯恩哈德嘆了口氣。

艾伯反駁道:「我沒有強迫他一定要跟著我。」

伯恩哈德搖了搖頭,艾伯的態度讓他對艾依的怒火稍微降低了點,甚至開始同情艾依了。

「世界上最傷人的並不是肉體的傷害,而是心靈的打擊,對自己坦率一點,不會有壞處的。」

「我會好好考慮。」艾伯模稜兩可的說。如果要對自己坦率的話,他現在最想做的是把艾依查庫抓來狠狠揍一頓再要他滾得遠遠地。

感情這種東西是屬於私人的,沒有人可以強迫別人接受。就算艾依對他有執念那又怎樣?為什麼大家可以拿執念當作理由,無視他自身的感情而去同情艾依甚至要他接受艾依呢?

反逆心態讓艾伯對艾依查庫更加反感,連帶地覺得替艾依講話的伯恩也開始令人討厭。

艾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讓伯恩放棄了溝通,要他好好休息之後便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伯恩哈德還有個大麻煩在等他。

 

 

※※※

 

 

伯恩哈德回到自己的房間,不意外地看到自己的弟弟正在房間裡等他。

「我說過很多次,這裡已經不是你的房間了。」

伯恩哈德輕嘆了口氣,感嘆屋漏偏逢連夜雨,如果在現在這種心情之下跟弟弟對話,他們一定又會吵起來。

「小氣。」弗雷特里西笑了笑,挑釁道:「你在換上連隊制服以前從沒趕過我啊!」

「那是因為當時我不知道你是我弟!不然我絕對……」話講到一半的伯恩哈德看到弗雷特里西的表情便再也講不下去。

「伯恩哈德,你知道我不喜歡聽你講這句話。」

雖然那張臉仍然是笑著的,眼神卻充滿殺氣。

「很晚了,我很累,不想跟你吵架,你先回自己的房間吧。」

伯恩哈德揮手趕人,精神上的疲憊讓他不想多談,弗雷特里西很乾脆地起身,卻在經過伯恩哈德身邊時,從他背後一把摟住他的肩膀,在他耳畔輕聲道:「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情,艾依查庫強暴艾伯李斯特這件事情,是我唆使的。」

「你!」伯恩驚訝地轉頭,卻被趁機在臉頰印上一吻。

「小孩子真的很單純呢!特別是在獨占慾這一點,真是單純到近乎愚蠢的程度。你以為他看不出來你對艾伯特別好嗎?」

伯恩哈德沒有掙扎,語氣卻十分冰冷:「你這麼做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虧你還是他們的直屬教官。」

「他們現在又不歸我管。」弗雷的語氣變得猥褻,右手也摸向了不該摸的地方:「你剛才用這裡安慰他了嗎?」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