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421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UL衍生] 小王子(閃伯)(短篇全)











在影之世界,弗雷特里西擁有自己專屬的、連大小姐也猜不到的小秘密。

能成為聖女之子的戰士,弗雷特里西感到相當榮幸,即使大小姐只願意幫助他恢復一點點回憶,弗雷特里西也沒有怨言,反而鼓勵大小姐要更加努力去恢復其他夥伴的記憶。

因為這樣他才有時間去做他自己的事情。

聖女之子的住處有許多跟他一樣的夥伴,大家都爭先恐後的希望大小姐能儘快幫助自己恢復記憶,於是弗雷特里西在取回一部分的記憶後便被冷落了。

家裡不斷累積的各色碎片,沒有一個是屬於他的回憶,出外征戰的隊伍也不再有他的蹤影,目送夥伴出門弗雷特里西總是笑著對他們說:「要加油喔!努力讓自己變強吧!」

等大小姐出門後,弗雷特里西會自己跑出去亂晃,雖然偶爾會受點小傷,不過總比悶在家裡要好多了。

大小姐對他們囑咐過很多次,在沒有她的陪伴下離開聖女館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失去聖女力量的保護,他們很有可能被影之世界的魔物影響,甚至被同化,這個世界有很多魔物會為了得到他們的力量,化身為他們熟識的人來引誘他們,一旦被同化的下場就是格殺勿論。

他們出任務時也經常會遇到長相跟他們夥伴完全一樣的魔物,雖然那些魔物的外表跟夥伴們一模一樣,就連使用的招式都分毫不差,但是那些魔物完全無法溝通,而且攻擊性強烈,如果因為長相而心軟的話,甚至有可能被魔物給吞食掉。

即使如此,弗雷特里西依然經常天不怕地不怕地一個人往外鑽,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整天悶在家裡的話,是找不回哥哥的啊!

伯恩哈德、伯恩哈德,他最摯愛的雙生哥哥,從小到大甚至成年後都一直在一起的哥哥,在死後終於分道揚鑣。

大小姐曾經滿臉愧疚地對他說,因為喚不回伯恩哈德的靈魂,她沒有辦法替他找回更多記憶,關於這點,弗雷特里西自己也很清楚。

沒有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的靈魂不可能完整。




※※※




某日,冷落了弗雷特里西好一陣子的大小姐突然興高采烈地說要帶他出門,弗雷特里西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仍然堆起笑臉跟大小姐一同外出。

這次出遊無疑是一趟失敗的旅程。

日前才剛瞞著大小姐偷跑出去的弗雷特里西身上帶著傷,刻意隱瞞傷勢的結果就是在大小姐面前被對手打得落花流水,大小姐雖然沒有罵他,但是他從大小姐鄙視的眼神看得出來,以後大小姐再帶他出門的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了。

難得沮喪的弗雷特里西再一次目送大小姐與夥伴外出之後,決定去見那個人。

那個他偶然在月之大陸遇見的人,跟伯恩哈德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一個人在影之世界長途跋涉是極為危險的事情,一路上遇到的魔物多得讓他以為自己可能會死在路上。

他幾乎是拚了性命才抵達初次見到那人的地點。

他還記得在影之世界第一次看到那兩人的時候,內心的衝擊有多大,他看到長得伯恩哈德完全一樣的人在跟長得跟自己十分相似的人在互相練習對打,就好像他們生前做過幾百幾千次的對戰練習一樣,他當時幾乎耗費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出現在那兩隻魔物面前。

那只是魔物製造出來的虛假幻象,眼前那兩隻是為了取得力量不惜一切的怪物,是無法溝通的生物,如果他克制不住自己,等著他的結果很有可能是被對方吞噬靈魂,所有怨念與不甘也會隨著靈魂的逝去而煙消雲散。

弗雷特里西嘲笑自己實在傻得可憐,居然會為了看那魔物一眼而大老遠地冒著生命危險跑來這裡。

身受重傷的自己卻只敢遠遠躲著看那兩隻魔物的互動,看那令他心碎的畫面。

這一次,他看到伯恩哈德笑著替長得像他的魔物撫去肩上的落葉,弗雷特里西忍不住蹲了下來,咬緊牙關忍住了哭聲,卻止不住流了滿面的淚水。

沉浸在悲傷情緒的弗雷特里西忘了隱藏自己的蹤跡,抬頭看見伯恩哈德一臉陰霾地站在自己眼前,以為這次死定了的弗雷特里西瞪大了雙眼,聽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句話。

「你寧願自己一個人在這邊哭也不想見我嗎?」伯恩哈德低聲道。

「你……你這個魔物!不要頂著伯恩哈德的臉來騙我!」弗雷特里西抽出自己的雙刀,卻被那著長得像他的魔物給搶先一步奪走他的武器。

「太失禮了!什麼叫做頂著伯恩哈德的臉騙人?他就是伯恩哈德啊!」拿走雙刀的弗雷特里西笑道:「不要以為只有住在聖女館裡面的人才是人,野生的也在等待機會進去跟你們會合啊!」

弗雷特里西傻住了,伯恩哈德接著解釋道:「我們的靈魂記憶散落在這世界各處,聖女之子擁有較為完整的一部分,其他較為細碎的大部分會被魔物吞食,但也有少數凝聚成功的案例。」

野生的弗雷特里西對另一個自己交待道:「叫你家大小姐趕快來接人啊!我整天都對著伯恩那張臉都快悶死了!」

「……」




※※※




「伯恩哈德……」

「怎麼了?」

「為什麼你不跟我回去?有擋風遮雨的地方總比餐風露宿要舒服得多吧!」

「不行啊,因為我還沒有被『馴服』。」

「馴服?你是我的啊!你屬於我,這是從我們出生就註定的事情,為什麼要受那不知道哪門子的限制?」

伯恩哈德淡淡地笑著,低頭吻了枕在他腿上的弗雷特里西,成功堵住了那張聒噪的嘴。

(完)

--

因為被踏雪說我的文都偏虐,所以誇口說要在12點前生一篇甜文出來
結果好像沒什麼甜到,大部分都虐虐的(抹臉)
然後我要說閃閃真的讓我很絕望啊,今天帶他一個人出門對戰,R1閃閃居然打輸L2泡沫,還被尼西丟流星雨,最後被R2艾伯一回秒殺,連輸三場真讓人蛋疼
我想我以後應該不會再帶他出去了,至少在伯恩來我家之前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