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任

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34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衍生] 重生之棘(艾伯x伯恩)9/19更新




















過去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並非全部。

恢復記憶什麼的,艾伯李斯特本人並不是很在意,但艾依查庫總是喜歡跟他談論生前的事情。

沒錯,是生前的事情,他們現在身處在屬於亡者的世界,影世界總是灰暗陰沉的天空並沒有影響到他們的信念,努力在戰鬥中能找回屬於自己的記憶。

帶領他們前進的,是擁有聖女賦予的神秘力量的人偶,被稱為大小姐的聖女之子。

大小姐有個莫名的堅持,喜歡讓生前有所聯繫的戰士一同成長,一同找回記憶。

艾伯李斯特與艾依查庫,彼此有如家人一般的存在,這層關係讓大小姐對他們有種莫名的執著,總是讓他們一起找回生前的記憶。

第一次找回記憶,想起自己目標的艾伯李斯特與只想追隨他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覺得有哪裡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被人全心信任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他跟艾依的理念真的契合嗎?

第二次、第三次,潛藏的問題逐漸浮上檯面,正如他所預料的,艾依查庫追隨的是艾伯李斯特『本身』,而不是艾伯李斯特的『理念』。

於是第四次找回記憶的時候,他們不止在生前分道揚鑣,也影響到了他們死後的相處。



※※※



最近這幾天艾依查庫似乎刻意跟他冷戰,兩人同住一個房間,除了早晚的問候句之外,幾乎沒有多餘的交談,這讓艾伯李斯特有些心冷,他覺得,如果真的想做切割的話,每天都得見面對兩人來說都是痛苦的事情,於是他去跟大小姐提出更換房間的要求。

「你們是密不可分的!」身高只到他腰間的人偶不但拒絕了他的要求,甚至趾高氣昂地叫他快點跟艾依查庫和好,要他去跟艾依查庫低頭道歉什麼的。

「我們沒有吵架。」艾伯李斯特堅持道:「只是理念不合。」

「你們現在應該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不是嗎?」大小姐冷然道,暗示艾伯如果不去道歉,她就要把他關在聖女館內反省,不讓他繼續找回記憶。

覺得大小姐在無理取鬧的艾伯李斯特冷笑,轉身回房。

面對艾伯李斯特的反抗,大小姐自然也有教訓他的一套方法,例如,故意每天都帶艾依出門衝任務,來找艾依的時候還會順便投個嚴厲的眼神給他,怪他不肯跟艾依和好。

大小姐這種類似小學生欺負人的方法讓艾伯李斯特只能苦笑。

觀念問題又不是單方面低聲下氣就能解決的,更何況依照艾依查庫的個性,也不會接受這種只局限於表面的道歉。

他們彼此都深知對方心裡的想法。

這天,艾依與大小姐離開後,內心煩躁的艾伯李斯特在房間看了一會兒書,以往最喜歡的戰略書籍,如今一個字也看不下去。

還是去活絡一下筋骨好了。艾伯李斯特將書本放回架上,看到下方的鞋類保養工具,他想起這陣子艾依擦鞋的機率似乎比往常高出許多。

以前艾依兩三天就會保養一次靴子,最近每次出任務回來就是悶頭擦鞋。

或許艾依心裡也不好受吧?

就算如此,艾伯李斯特依然沒有向他低頭的打算,合則來不合則散,不必勉強。



來到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的房間,艾伯李斯特覺得大小姐安排生前有聯繫的戰士住同一個房間的堅持非常莫名其妙,館內又不是沒有足夠的房間,像雪莉與多妮妲的感情並不好,大小姐卻還是堅持要他們睡同一間房,偶爾早上還得去幫其中一人復活,不嫌累嗎?

考慮是否要拉盟友一起向大小姐抗議的艾伯李斯特伸手敲了敲門,告知身份後,來開門的是伯恩哈德。

望著身高比他高出十公分的伯恩哈德,艾伯李斯特有些不甘心地想,要是自己能再多活幾年,說不定身高就不會輸給連隊的前輩們了。

殊不知,伯恩哈德也有種,『當年的小不點現在長這麼高了啊』的惆悵感,不過艾伯李斯特會主動來這裡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情,平常他總是跟艾依膩在一起,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跟館內其他戰士交流感情。

「有什麼事情嗎?」

艾伯李斯特向伯恩哈德詢問:「伯恩哈德先生,可以與您切磋一下劍術嗎?」

「艾依呢?你不是平常都跟他一起練習嗎?」

伯恩哈德有些困惑,雖然他目前尚未找回自己生前記憶,但是在影世界經常可以看到艾伯跟艾依兩人一起活動,感情似乎很好的樣子,再加上從其他戰士找回的記憶也能得知他們兩個不管在生前還是死後的感情都很不錯。

艾伯李斯特簡單地說:「大小姐帶他出任務。」

「還有呢?」伯恩哈德問道,他光看艾伯的樣子就知道一定還有其他因素。

艾伯李斯特沒有隱瞞的意思,直接說:「道不同不相為謀。」

「吵架了?」跟伯恩哈德同房的弗雷特里西插話道:「要不要我幫你去跟他探探口風?大家同住一個屋簷下,有什麼事情講開來比較好,不然館內氣氛會很糟。」

艾伯李斯特覺得理念這種根深蒂固的想法不是外人用三言兩語就可以改變的,正想開口拒絕,就聽到伯恩哈德對弗雷特里西說:「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有些事情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

弗雷特里西反駁道:「又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不聽勸告。」

「教官,伯恩哈德先生並不是不聽勸,而是你們執著的點不一樣。」艾伯李斯特忍不住開口,他從以前就覺得弗雷特里西教官很喜歡強迫伯恩哈德先生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情。

「我就是不喜歡看他老是繃著一張臉,死氣沉沉的樣子嘛!」弗雷特里西低聲嘟囔道。

「善意的行為有時候對他人而言是充滿惡意的。」伯恩哈德拍了拍弗雷特里西的肩膀,安撫的同時也要他別多管閒事。

「好吧,我不做多餘的事情,你們要練劍的話也讓我摻一腳吧,來到這裡之後都沒有機會出門,總覺得骨頭都僵硬了,要是再不活動或活動,說不定改天就會看到我跳著走路了。」

伯恩哈德皺了一下眉頭:「聽說這世界的殭屍是以倒吊的姿勢行動,跟東方的類型不太一樣。」

「我記得以前有捕獲過,是倒吊的沒錯。」艾伯李斯特補充道。

「是這樣嗎?可惜沒機會出門,不然還真想見識一下。」弗雷特里西感嘆道,他來到這個世界好一陣子了,大小姐從來沒帶他出門過。

他很想出去看看這個世界長什麼樣子,但是大小姐為了防止怪物闖入館內,在各出入口都設了封印,不止是怪物進不來,沒有大小姐的允許,戰士們也出不去。

「恭喜你有機會出門了。」名為梅倫的侍者站在門口,伸手擺出邀請的動作,簡單地說:「抱歉打擾各位聊天,弗雷特里西先生,大小姐請我回來帶你出任務,請問你現在有空嗎?」

弗雷特里西很想去,但是身旁的伯恩也跟他一樣從沒出門過,他猶豫地看了伯恩一眼,伯恩哈德對他揮了揮手:「沒關係你去吧,我陪艾伯練習就好。」

知道伯恩這麼說只是為了減輕他的內疚,弗雷有些心虛,但能外出的喜悅大過無謂的矜持,便順著伯恩的意思,點頭道:「那我回來之後再告訴你外面長什麼樣子。」

「沒關係,我從窗戶也能看到外面。」伯恩的語氣很輕,只是單純陳述事實。沒有任何責怪他人的意思,但弗雷跟艾伯李斯特聽了卻覺得很不舒服,想說些什麼又不曉得該怎麼開口。

伯恩哈德不會接受無用的憐憫。這時候不管說什麼,都很容易傷到人,艾伯李斯特選擇了沉默,弗雷特里西則是無奈地向兩人告別之後,跟著梅倫離開。



聖女館的二樓練習廳,整層的練習大廳除了有廣大的空間之外,牆邊跟架上也有多種不同的武器可供戰士選用,平常沒有出任務的戰士們都喜歡來這裡活動身體。

伯恩哈德跟艾伯李斯特來到練習的場所,才剛打開廳門,就有顆流彈從他們兩人中間掠過,兩人錯愕地互看一眼,再看向內廳,裡面只有利恩跟阿奇波爾多兩人,他們相隔有點距離,看起來似乎兩人都無法移動的樣子,利恩那頭沒什麼在整理的紅色長髮比平常更加凌亂,阿奇也沒有往常那種灑脫的帥氣,連帽子都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伯恩哈德很快地理解了目前的情況,這對劫影師徒一個亂扔飛刀一個亂彈鼻屎,周遭的人怕被流彈打到所以先行離開,他們兩個則因為互相被對方劫影而動彈不得,只好僵持著看誰先倒下。

伯恩哈德正想教訓阿奇子彈亂射差點打到別人,艾伯李斯特已經搶先給了他們一人一招EX精密射擊,沒住意到有人進來的劫影師徒連防禦的機會都沒有,幾乎在同一時間倒地。

伯恩哈德愕然地看著艾伯李斯特招來侍者將這對劫影師徒送回房間,艾伯李斯特回頭笑了笑,辯解道:「流彈不長眼,打到無辜的人也不是我自願的。更何況,要救溺水的人,得先將對方打昏再拖上岸,否則有很高的機率反被拖下水一起溺斃,我只是選擇了風險最低的解決方式。」

「也是……仁慈有時也會造成仇恨。」

不再追究突發事件的伯恩哈德從架上挑了把長劍,艾伯李斯特見狀,放下了手中的槍,也取了一把長劍與他對打。

平常大廳會有其他戰士練習,為了避免傷及無辜,他們總是得克制力量,無法盡情發揮,這次因為有劫影師徒先幫他們清場過,在無須顧慮他人的環境下,兩人都能使出全力對戰,可惜伯恩哈德尚未取回記憶,除了速度佔有優勢之外,不管是攻擊或防禦,都比不上已經接近完成體的艾伯李斯特。

對戰很快就結束了。

雖然伯恩哈德全力攻擊,卻還是被對方防禦用的荊棘給纏上,帶著尖刺的植物劃破他的衣物,扎入他的血肉,不但瓦解了他的攻勢,也使他無法繼續攻擊。

「我輸了。」全身都被荊棘纏繞的伯恩哈德不甘心地說。

雙方等級跟素質都有極大的落差,目前的伯恩哈德根本不是艾伯李斯特的對手。

艾伯李斯特收回茨林的同時,心情複雜地說:「這防禦的方式,當初是您指導我的。」

「還是有不同的地方吧?把單純的防禦化成攻防皆備的招式,你把這招發揮得很好。」伯恩哈德隨手抹去臉上的血跡,雖然很不甘心,但失憶的他的確打不贏已經找回大部分記憶的艾伯李斯特。

「是您當初指導有方,希望等您找回記憶的那天,能勢均力敵地再戰一場。」

看著伯恩擦拭血跡的動作,還有就算輸了也不曾屈服過的眼神,艾伯李斯特突然有種異樣的衝動,他知道自己敬仰這位連隊的前輩,但他始終沒有發現,原來這敬仰之中還涵蓋了另一種情愫。

跟對艾依那種家人的感覺不一樣。他關心艾依查庫,但是跟艾依查庫相處的時候,不會有這種心臟像要炸開似的悸動,更不會有摟住對方安慰的衝動。

艾伯李斯特不是會委屈自己的人,從某方面來說更是行動力十足的人,想當年他不但把遍帝國所有漂亮的妹,就連最高貴的皇妃都能搭上手,經驗豐富的艾伯李斯特相信自己絕對有能力征服眼前這位曾是他師長的男人。

「怎麼了?」察覺到對方炙熱的視線,伯恩哈德覺得有些奇怪。

如果伯恩哈德有豐富的戀愛經驗,或許會發現那是男人想佔有女人的眼神,但是他沒有,就算沒有失憶,將自己的人生完全投入與渦跟怪物的戰鬥的男人,在感情方面,單純到讓人感到意外。

「伯恩哈德先生,您是如何看待我的呢?」艾伯李斯特眨了眨眼睛,認真地凝望對方。

艾伯李斯特一向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裡,很少有女人能被他這樣盯著看超過一分鐘不臉紅。

俊美的臉孔與清亮的眼神是他把妹的利器,而他也知道伯恩哈德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嚴厲,但那不過是因為他是個很認真的人,實際上伯恩哈德沒有外傳的那麼冷血,而且吃軟不吃硬,你對他硬幹他會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比死亡還要更深的黑暗,但是你放軟姿態的話他就什麼都無所謂。

「我沒有辦法回答生前對你的觀感,現在的話,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當成艾依查庫的替代品。」

伯恩哈德猜想,艾伯大概是跟艾依冷戰所以寂寞了吧?跟艾依吵架前的艾伯不會用這種眼神看他。

艾伯李斯特苦笑,略帶憂鬱地問:「為什麼你們跟大小姐都喜歡把我跟艾依湊成對?」

「難道不是嗎?」伯恩哈德反問。

艾伯李斯特不滿地抱怨:「我跟他從小一起長大,就跟家人一樣,就像你跟弗雷特里西教官一樣,不是大小姐想的那種關係。」

「我跟弗雷不過就是感情不錯的兄弟,什麼叫做大小姐想的那種關係?」伯恩哈德覺得頭好痛,好像得知了什麼不該知道的內幕似的,又好像解開了長久以來的謎團,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難怪大小姐看他跟弗雷的眼神總是帶著異樣的光芒,還常常對他說早上起不來沒關係,有哪裡痛的話可以找布勞拿藥之類的。

「難不成……大小姐以為我跟弗雷每天晚上都……才不帶我跟弗雷出門嗎?」伯恩哈德感到一陣惡寒。



(9/19更新)

「或許我們應該要做些事情讓大小姐明白,他配錯對了。」艾伯李斯特提議道,身體很自然地靠了過去。

「是該提醒大小姐,不要對戰士抱有奇怪的妄想。」伯恩哈德點頭表示認同。

「可是我對您有妄想啊。」艾伯李斯特輕笑,在伯恩哈德下意識地後退之前,先一步握住他的手,略為抬頭仰視伯恩哈德。

「您是指導過我的前輩,也是我的師傅,更是當初從怪物手上將我救出的恩人,我一直……」

艾伯李斯特墊高腳尖,趁伯恩哈德被告白嚇呆的機會,啾的一聲,偷親了一口才把話說完。

「我一直很喜歡您,想跟您在一起。」

伯恩哈德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剛才被親吻的唇,熱熱軟軟,帶著微濕的觸感,心裡百感交集。

在伯恩哈德眼中,艾伯李斯特就跟當年一樣,是個需要照料的小鬼,雖然知道這個小鬼現在已經成長茁壯到不需要他照顧也能生活得很好,但他卻還是會想照顧他。

他承認自己對艾伯李斯特有好感,但是不清楚自己自己的感情是否跟對方一樣。

艾伯李斯特知道這時不能夠強迫對方給他答案,只能用慢慢誘導的方式,以免引起對方的抗拒。

「在我失去一切的時候,是您給了我重生的機會,當年在連隊裡面,也受到您許多照顧……」

「我只是以一個師長的身份……」伯恩哈德想解釋,他會照顧艾伯,單純只是因為同情這個失去家庭的孩子,沒有任何不良動機,艾伯李斯特打斷他的話,「現在的你,不是我的師長。」

伯恩哈德滿臉錯愕地看著艾伯李斯特,有種被疼愛的寵物狠咬一口的感覺。

「同為聖女之子的戰士,現在的我們是平等的,我想,這樣的我應該有資格追求您吧?」艾伯李斯特再次凝視對方。

被對方認真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跳加速,伯恩哈德不太好意思地移開視線,低聲說:「太突然了,我從來沒想過要跟誰在一起。」

「您可以從現在開始想。」艾伯李斯特看他沒有拒絕,得寸進尺地攬住對方的腰,溫柔地說:「我會是個好選擇。」

伯恩哈德動搖了。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性向,雖然他本來就對女性沒什麼興趣(影世界的女孩們一個比一個凶悍可怕,實在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但他也不覺得自己對男性有所偏好,否則他在充滿男性的連隊待了十幾年,不可能完全沒心動過。

所以,是因為對象是艾伯李斯特的關係嗎?伯恩哈德狐疑地看了艾伯一眼,對方笑了笑,馬上靠過來吻了他的臉頰。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伯恩哈德解釋道。

「沒關係,我有這個意思。」艾伯李斯特說得理所當然,伯恩哈德反而無言了。

「我並不是要冒犯您或對您不禮貌,我只是單純的喜歡您,可以吧?」艾伯李斯特的語氣雖然溫和,但是聽得出話裡的執著。

伯恩哈德猶豫了一會兒「給我一點時間,讓我考慮考慮。」

「好。」艾伯李斯特並不急於一時,他有的是時間。



※  ※  ※  ※  ※



弗雷特里西出完任務回來,興奮地衝回房間想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伯恩哈德,想跟伯恩哈德說他今天有多神勇,表現有多好,打開房門卻看到伯恩哈德倚靠在窗邊,看著窗外發呆。

以為伯恩哈德想出門的弗雷特里西突然覺得有點愧疚,衝到嘴邊的話硬是吞回肚子,改跟伯恩哈德打招呼。

「我回來了。」

伯恩哈德回過神來,轉頭向弗雷打招呼:「啊、你回來了,外面有趣嗎?」

「跟生前的世界差不多,不過怪物好多。」弗雷特里西簡單兩三句敷衍過去,走到窗邊跟伯恩哈德一起看窗外花園的景色,轉移話題地問:「你呢?今天館內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弗雷特里西本來只是隨口問問,沒奢望能得到什麼有趣的回答,沒想到伯恩哈德會點頭說:「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來說算是特別還是普通。」

「咦?真的有事情發生啊?快說來聽聽。」弗雷特里西催促道,能讓凡事淡然的伯恩哈德覺得特別的事情,一定很有趣。

「艾伯李斯特說他喜歡我。」

「終於啊!我就知道他對你有意思。」弗雷特里西一副猜中了的得意表情。

伯恩哈德不明白弗雷特里西為什麼會知道艾伯喜歡他,但他現在沒心情追問原因,他有比這點小事更讓他困擾的事情。

「我是滿喜歡他的,但是我不清楚這是不是他要的那種喜歡。」

「那還不簡單,測試一下就知道啦!」弗雷特里西像是發現什麼好玩的事情,興致勃勃地問:「他告白的時候有吻你嗎?」

「有是有,你問這個做什麼?」伯恩哈德皺起眉頭,有種被探隱私的不悅感。

碰了軟釘子的弗雷特里西毫不在乎地繼續追問:「這個很重要啊!被吻的時候你在想什麼?有什麼感覺?」

伯恩哈德沉默了一會兒,他當時的心情很複雜,不知道該怎麼表達那種微甜卻又帶著一絲苦澀,還讓人感到羞恥的心情,為了省事,他乾脆扯謊道:「……沒想什麼,沒感覺。」

「騙人!」弗雷特里西,一看就知道伯恩哈德沒說實話,他笑著用手肘撞了撞伯恩哈德的腰側,力道不重但由於伯恩哈德沒有防備的緣故,他摀著腰發出悶痛聲,「嗚嗯!」

「咦?不會吧?我沒使多大力氣啊!難不成已經被吃了嗎?快點從實招來!」弗雷特里西半撒嬌半開玩笑地抱住伯恩哈德的腰,一邊用臉蹭他的腹部一邊哭喊:「我的老哥哥就這樣被吃了我不甘心啊!」

額頭浮現青筋的伯恩哈德忍不住賞了他一個爆栗,「沒有的事你別亂造謠。」

弗雷特里西揉了揉被打痛的部位,委屈地說:「我不甘心嘛!你一直都是我一個人的啊!你想想,你用心栽種了三十五年的蘋果樹,被一個路過的混小子摘走了樹上所有的果實,你氣不氣?」

「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比喻。」伯恩哈德又氣又好笑地說:「說話就說話,你手老是伸過來,難怪大小姐會以為我們有曖昧關係。」

弗雷特里西委屈地反問:「難道沒有嗎?」



(待續)

本篇將於9/22cwt地下街以突發本形式出刊,歡迎來找我玩~~
http://blog.yam.com/pollypoing/article/5562289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