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任

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34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衍生] 沒關係(馬庫斯x里斯)3/6更新完結

 




有幸在影之世界重生,里斯只知道自己一定要找回記憶,一定要回到現世,一定要再次復活,卻想不起非得這麼做的理由。


有人說,遺失的記憶是非常重要的關鍵,所以絕對要找回失去的記憶,但也有人認為,會忘掉在現世的那些過去,是因為不重要,或是潛意識想要遺忘。

 

里斯認為,這兩種說法或許都能說得通吧。舉例來說,在連隊被合稱為恐怖雙子的那兩兄弟,里斯相信弗雷特里西找回的那些記憶,絕對是對他非常重要,而且重視的珍貴回憶,而伯恩哈德想起的那些,除了最近一次找回來的之外,前三次的記憶光想像就讓人覺得不堪,更別提想要緬懷了。

 

至於里斯自己的記憶,僅僅想起自己的家鄉背景,還有敬仰的父親,其他仍是一團迷霧。

 

雖然他很努力的想要回想起過去,但他在這裡認識的人不多,不像艾伯李斯特那樣交友廣泛,能在其他人的回憶裡找到專屬於他跟他的軍犬的回憶,因此,里斯能在這世界找到關於自己的線索實在少之又少。

 

雖然說來到這裡的人並不只局限於某個世代,但里斯殘存的記憶中,叫得出名字的也只有阿奇波爾多、米利安、恐怖雙子,還有那個從來沒聽他開口講過話的傢伙。

 

那個戴著面具盔甲,身披深紅色斗篷的傢伙。

 

里斯覺得自己跟他應該是認識的,但是身邊的人都說他們沒有任何關係,連平常跟他交情不錯的恐怖雙子也都說不認識,既然這樣,他們應該是真的不認識吧?

 

那傢伙是導都的人,不可能跟他們有關係。

 

雖然理智上明白這一點,可是里斯沒有辦法抑制自己想找對方說話的念頭,每當看到那抹紅色的身影,里斯總覺得他應該會知道自己的事情。

 

 

 

※※※

 

 

 

烏雲密佈的陰暗天空傾落滂沱大雨,里斯明白這種天氣對他來說非常不利,不過他這次找馬庫斯,主要是想瞭解兩人在生前是否真的曾經有過交集,他並沒有要動手的打算。

 

之前他多次想跟馬庫斯交談,對方都不願理會,看在外人眼裡都以為他是刻意要找導都的麻煩,故意找碴,不管他怎麼解釋都沒人相信,幾次之後里斯乾脆不解釋了,事實勝於雄辯,與其講到口乾都沒人要信,還不如到時候拿出證據讓大家知道他並不是無的放矢。

 

為了避免中途被人打擾,里斯只好挑這種大家都躲在房間的壞天氣,把馬庫斯叫出來講清楚。

 

雖然這種天氣待在屋裡會比較舒適,但是弗雷特里西只要無聊就會跑到里斯的房間串門子,馬庫斯的房間更是人偶組跟導都組的聚集地,那些人欺負馬庫斯不講話不抗議就把馬庫斯的房間當成交誼廳了。

 

既然兩人的房間都不是談話的好地方,那麼里斯也只好屈就外面了,一般來說,外面下這麼大的雨,應該不會有人特地逛花園還跑到位於花園中心的涼亭泡茶賞花才是。

 

里斯打起傘步入雨中,準備把馬庫斯帶到涼亭談話,走了幾步發現被他硬拉出來的人仍站在屋簷下不肯移動腳步,他不悅的回頭瞪視那個穿紅斗篷的傢伙,後者因為臉上戴著面具,看不出喜怒也無法判定情緒。

 

里斯雙手抱胸,也不開口催促,就這麼站在雨中看著他,過了大約兩三分鐘,馬庫斯似乎妥協了,拉好斗篷,直接走入雨中,任由雨水打溼他的身體。

 

「你這是想測試人偶會不會感冒嗎?」里斯不悅道。

 

「……」

 

「我剛才就跟你說了要去涼亭,為什麼不帶傘?」

 

「……」馬庫斯拉了拉身上的斗篷,表示有這個就夠了。

 

「嘖!」里斯稍微走近了些,傘面雖然不足以遮住兩人,但至少能遮個三分之二,兩人都淋濕肩膀總比只有一個人淋雨好。

 

「……」馬庫斯略感驚訝地停頓了一下,里斯有些煩躁地催促道:「走啊,愣什麼?」

 

由於共撐一把傘的緣故,兩人靠得很近,里斯也沒多想,直接拉著馬庫斯繼續走,邊走邊說:「我不是想找麻煩,看你淋雨並不會讓我感到高興或是有洩忿的情緒,我的目的很簡單,只是想問你幾句話,你不講話沒關係,可以點頭或搖頭,就是不要不理人,叫人一肚子火。」

 

「……」

(11/1更新)

 

「……」馬庫斯點頭。

 

得到回應的里斯笑了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等會兒我再慢慢拷問你。」

 

「……」




 

 

猛烈的雨勢加上強勁的風力,區區一把傘根本擋不住風雨,才走沒幾步路,里斯就渾身溼透了,他雖然想快點走到涼亭,但是天雨路滑,不放慢腳步根本就走不穩,而且兩個大男人共撐一把傘也不好走路,導致他們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才走到位於花園中心的涼亭,里斯收傘的同時抱怨道:「可惡,有撐跟沒撐一樣,全濕了。」

 

「……」馬庫斯拉起斗篷抖落上面的雨水,接著檢視自己的情況,斗篷的防水性比他想像要好上許多,只有小腿以下被雨水打溼,其他部位沒什麼大問題。

 

他看向里斯,後者坐在被雨水打溼的石椅上頭,手心捧著一團金色的小火焰正在取暖,微小的火焰因濕氣過重而顯得忽明忽滅,里斯不小心打個噴嚏就全熄了。不知怎麼個,馬庫斯腦海浮現了打火機受潮點不了火的畫面,也覺得里斯似乎太過孩子氣了,不過是問個話,有必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狼狽嗎?

 

涼亭風大,濕氣又重,里斯重複試了三、四次,雖然偶爾成功燃起火焰,但是燒沒幾秒鐘就又被風給吹熄,不然就是被打進涼亭的雨水濺濕。幾乎全身溼透的里斯冷得不時發抖,在他第五次失敗的時候,一臉無辜地抬起頭對馬庫斯說:「好冷。」

 

「……」馬庫斯心裡沒什麼想法,不會想說他自作自受或是幫他做些什麼,身體卻自動走到里斯身旁,拉起斗篷為他擋風,讓他順利在掌心燃起一團足以溫暖兩人的金色火焰。

 

「這樣好多了。」暖意從掌心蔓延到全身,里斯笑著說了聲謝謝,馬庫斯等火燒得穩定了些,想稍微退開一些,過於親密的姿勢會讓他感到不自在,他想,里斯應該也一樣吧。

 

即使他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主動替里斯擋風,他也不認為自己跟里斯有什麼關聯。畢竟他們從生前到死後都沒有接觸過,沒理由這麼親密。

 

就在他想退開的時候,里斯拉住了他,「別這麼小氣,斗篷借用一下不會怎麼樣吧?這裡風那麼大,雨水又不時濺進來,你不幫忙擋著,這火可燒不了多久。」

 

「……」對方都這麼說了,馬庫斯也只好維持著尷尬的姿勢繼續替對方擋風遮雨。

 

比起馬庫斯的尷尬,里斯倒顯得十分大方,自在地烤火取暖,一邊把玩手上的火焰,一邊說道:「聽說你最近拿回了生前的記憶?」

 

馬庫斯點頭,發現里斯的臉頰突然有點泛紅,正在想是不是被火烤紅的,就聽見對方問:「你的記憶裡……有我嗎?」

 

馬庫斯搖頭,里斯失望地說:「我想也是,我之前找回來的記憶,也沒有你的存在,或許弗雷說對了,我們是不同年代的人,就好像曙光時代那些小鬼不認識我一樣,沒有人記得連隊成員的犧牲。」

 

「……」馬庫斯再次搖頭。

 

「怎麼?你不認同嗎?」里斯自嘲地笑著說:「我想我還算幸運,早早就犧牲了,要是像弗雷特里西跟伯恩哈德那樣,被導都利用完了還被自己的隊友背叛,也許我會跟伯恩哈德一起毀滅世界也說不定……啊、差點忘了你是導都的人,殲滅連隊倖存者也有你的份,如果我們真的有關聯的話,說不定是仇人喔!」

 

「……」馬庫斯忍不住抬起手,輕撫里斯的臉頰,他突然理解為什麼自己跟里斯太過接近會感到不自在,因為他的身體還殘留著以往的記憶,會想做出更接近對方的事情。

 

「……你在做什麼……?」里斯本想直接揮手打掉對方無理的舉動,但在眼角被輕撫按壓的時候才理解到這是安慰。他苦笑道:「幹麼啊我又沒哭……我沒那麼脆弱……」話雖然這麼說,他卻沒阻止對方的舉動,只覺得臉上的暖意比掌心的火焰更盛。




(3/6更新)


輕撫里斯年輕的臉龐,馬庫斯被改造過的身體讓他沒有所謂的感覺,而是絕對精準的數據,他知道現在里斯的體溫是35.2°,濕冷的天氣讓他體溫略低,皮膚的硬度1.5,因為雨水增加了溼潤度的緣故所以摩擦係數是0.3……以往這些數據都能讓他準確地判斷情勢,進一步去評估後續動作,但現在的馬庫斯卻覺得這些數字就只是單純的數字,沒有辦法完全呈現里斯這個人,像是他的笑容、他的情緒反應、還有他一向充滿活力的生命力,量化之後以數值呈現的內容是那樣冰冷,缺乏靈魂。

馬庫斯捧著里斯的臉頰,用拇指來回撫弄,大量數據藉由指腹的動作傳達到大腦,他卻怎麼也嫌不夠,只想繼續這個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動作。

里斯在短暫的感動之後,察覺到馬庫斯的異樣,被人反覆摸臉讓他覺得很不自在,略感尷尬的他制止馬庫斯的動作,不悅地問:「你是因為雨水滲入導致當機嗎?怎麼動作一直replay?」

「……」馬庫斯搖頭,博士製作人偶的技術非常精湛,這麼一點雨他還不放在眼裡,不過比起防水度的問題,他現在只想讀取更多里斯的數據。

使勁將他壓在涼亭的石椅上,看著他驚訝的表情,撫摸他的身體,即使遭到抵抗,馬庫斯依然想這麼做。

被推倒的人先是訝異,再來就是很直接的攻擊,一般來說,在貼身肉搏的情況下,里斯的贏面比較大,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高溫,而且燙傷的疼痛度也比一般傷害要高出許多,但現在是下雨天,而且是狂風暴雨的情況,里斯放出的火焰發出幾個滋聲之後化成一團團的水蒸氣,風一吹就沒了

武鬥不成的里斯只好開罵:「可惡,你到底想幹麼!」他完全沒想到人偶也會有某方面的興趣,只覺得馬庫斯莫名其妙。

其實馬庫斯自己也覺得現在情況很詭異,他的資料庫裡面明明沒有這些知識,他卻本能地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而且他算是人偶的『原型』,不像精緻的多妮妲或雪莉那樣擁有複雜的感情,照理來說,他沒有情緒這種東西,但現在他明顯感受到緊張,還有些微的懷念,以及興奮。

里斯身上的布料在兩人的拉扯下,很乾脆的變成了碎布,加上馬庫斯始終緊貼在他身上亂摸,終於理解對方意圖的里斯一邊掙扎一邊狂罵:「你當機了嗎?你一定當機了吧!你是人偶耶!就算把我脫光了你也不能幹麼吧!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叫沃肯加強你的防水設備!」他開始後悔選在這種天氣把馬庫斯叫出來了。

馬庫斯搖頭否認當機,他現在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識在行動,而不是被迫遵從某人的命令。

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從心口蔓延開來,想得到里斯的念頭變得更加強烈,雖然他現在是人偶,但是身為男性,該有的器官依然存在,且出乎意料的,該有的性能一點也不缺。

里斯覺得自己一定也跟著腦袋進水當機了,他本來以為自己的身體會發熱是因為憤怒、羞恥,還有劇烈掙扎的關係,卻沒想到當馬庫斯的手滑到他股間揉捏了幾下之後,自己居然有感覺了!他努力說服自己,只要是男人,被摸哪有不硬的道理,但心裡卻隱約有種既懷念又熟悉的感覺,彷彿曾經經歷過無數次似的,即使腦袋放空也知道接下來的會發生什麼事情。

當雙腿被分開的時候,里斯放棄了掙扎。

「本來以為我們沒關係的,現在肯定有關係了。」想著待會兒披著馬庫斯的披風回去肯定會被人嘴碎的里斯恨恨地說。

(完)


本文收錄在無料配布本-fate
3/24 UL ONLY可以到攤位索取
攤位名稱:從不間斷的賣萌逐漸改變了這個事件
號碼:死都12

歡迎來找我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