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任
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36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畜眼鏡] [克哉x澤村] 忘了時間的鐘











 
咕嘟……
 
克哉想說話,卻只冒出輕微意義不明的聲響,被劃破的喉嚨不斷冒出鮮紅溫熱的
液體,疼痛逐漸麻痺,被冰冷與黑暗所取代。
 
 
 
※※※
 
 
 
「克哉你在發什麼呆?」年少的友人帶著親切的笑容拍了拍克哉的肩膀。
 
「咦?」克哉愣愣地看著身旁的友人,他們穿著學生制服,背著書包,走在回家
的路上,一股極度違和的感覺湧上心口,卻又說不出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澤村……?」輕聲呼喚友人的名字,一股強烈的刺痛貫穿心臟,讓他瞬間無法
呼吸……不對!這場景不對!國小畢業這天他並沒有跟澤村一起回家,而是……
而是什麼呢?為什麼想不起來?好奇怪,明明是正在發生的事情,為什麼會讓他
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鬆了口氣對吧?終於可以遠離那些幼稚又討厭的傢伙了。」像是沒有察覺克哉
的異樣,澤村開心地笑著。
 
「是……是啊……」腦袋一片混亂的克哉低下頭,低聲道:「我才不在乎那些人
,我有你就夠了。」以往在心底複誦過無數次的言語,一向能帶給他力量,讓他
熬過那些被同學欺負的日子,但這次卻讓他感到一股深沈的悲傷,沒來由的令人
想哭泣。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澤村紀次肯定道。
 
「是啊,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克哉抬起頭,將悲傷解釋成感動,他告訴自己
,一定是因為有這麼一個不離不棄的好朋友一直在身邊支持他,才會讓他感動得
眼眶泛紅,不然還會有什麼原因呢?
 
 
 
 
時間的流逝看似緩慢,其實分分秒秒都不曾稍加停留,國中、高中、大學,學習
知識的過程雖然順利,但是克哉的人際關係卻跟國小一樣,沒什麼改善的空間。
 
人類是盲目且容易聽信謠言的生物,明明沒有任何根據,卻只要有人說得信誓旦
旦就一定會有人相信。
 
也不曉得是從哪裡傳出來的謠言,克哉在同學間被形容成一個喜歡玩弄他人感情
的爛人,即使他一個女朋友也沒有,卻沒人懷疑這個明顯的謊言。
 
「聽說你換女朋友的速度就跟每天換襪子一樣一天一雙?」正在克哉家趕報告的
澤村打趣地說。
 
克哉輕皺著眉頭,喝了口啤酒才說:「還有人說我讓資管系的女生懷孕,上個禮
拜天逼人家去婦產科墮胎,費用還是對方自己出的。」
 
「哈哈哈,那天你不是去打球了嗎?這麼扯的事情也有人信啊?」澤村哈哈大笑。
 
克哉聳肩,別人的嘴他管不住也不會想管,他不在乎的人再怎麼嘴碎也傷不到他
,只要自己最重要的朋友相信他就夠了。
 
澤村紀次笑著搭上佐伯克哉的肩膀,試探性地問:「男的不會懷孕,要不要試試?」
 
「又不是沒試過,你報告先寫完再說,要是明天交不出來別怪到我身上。」克哉
推拒著,手上的啤酒還差點撒到對方身上。
 
求歡不得的澤村拿走克哉手上的罐裝啤酒,挑釁似的淋到克哉身上,同時毫無罪
惡感地笑著說:「噯呀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弄濕了,我幫你弄乾吧!」
 
不顧克哉的拒絕,澤村低頭吸吮襯衫上的酒漬,隔著衣物舔弄對方的胸口。
 
克哉雖然有點無奈,但年輕的身體經不起挑逗,很快地全身發熱,跟澤村滾在一
塊了。
 
其實克哉的心裡很矛盾,他們的交往看似理所當然,順理成章,但克哉對澤村並
沒有戀愛的感覺,他承認澤村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也很喜歡澤村沒有錯,但是面
對澤村時,他的心情是平靜的,完全沒有小說形容的那種濃情蜜意或心跳不已的
感覺。
 
澤村想要,所以他給,僅此而已。
 
但漸漸的,克哉覺得澤村似乎有些不對勁,對於身邊的謠言,克哉不曾在意過,
但他清楚知道是他身邊親密的人所散布,才會讓人深信不移。
 
這算獨占慾嗎?不想看到他跟別人接近,不允許他身邊有比他更要好的朋友,不
願意他對別人笑,開口跟別人說話,所以乾脆抹黑他,把他批評得不值一文,這
樣就不會有別人跟他搶了。
 
「你覺得,為了不讓別人搶走心愛的玩具,就乾脆把玩具弄壞,是怎樣的心態呢
?」正在進行活塞運動的克哉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被慾望掌控的澤村除了呻吟之
外只發出一些哽咽的低泣,或許他根本沒聽見克哉問了什麼吧?
 
克哉不覺得自己是寬宏大量的人,但他卻意外地對澤村背對他所作的那些小動作
沒有任何感覺,是的,他知道是國小時是澤村唆使人排擠他,之後就算不同校,
也會到他就學的學校亂放謠言,不想讓他跟任何人有往來。
 
或許這也是他無法愛上他的原因吧?自私的孩子只配擁有壞掉的玩具。
 
 
 
※※※
 
 
 
「哎呀呀,就算重來好像也不會有好結果呢!」神秘的金髮男子柔聲問道:「要
再來一次嗎?」
 
 
眼神開始渙散的克哉死死盯著不斷振動的手機,卻無力接起那通可能來臨的救贖
,發不出聲音的他只能在心底說給自己聽。
 
 
如果不是他,我不要。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