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任
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36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衍生] Replay (6/2更新)

 








哈博克在決定成為軍人之前,就知道這是份充滿危險性的工作,成為軍人之後,也早就有為國家犧牲的覺悟。


但是當不幸降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覺悟還不夠徹底,每當他躺在病床上,面對自己無法動彈的雙腳,仍然會被濃濃的絕望感所籠罩。


被人送進醫院的第一天,因為手術與麻藥的關係,整個人昏昏沉沉的,並沒有發現自己已經半身不遂的事實,第二天醒來,聽醫生解說的時候也沒什麼真實感,只覺得麻藥退去的傷處痛得他腦袋一抽一抽的,害他連翻身的動作都做不出來,就像個廢人一樣,不管做什麼都需要別人幫忙。


相較之下,同樣被女人戳了兩個大洞,傷了左腹,躺在他隔壁病床的羅伊似乎比他幸運得多,人體的左腹除了腎臟之外,比較沒有什麼重要的器官,不像他剛好被戳中脊椎,聽說羅伊動完手術不到一天就開始下床走動了。


看著羅伊活力充沛的模樣,再比對自己半身癱瘓動彈不得的慘狀,很神奇的,他心裡並沒有憤恨或嫉妒的情緒,反而覺得羅伊本來就應該是這副精神奕奕的模樣。


哈博克這時候才發覺,原來自己似乎喜歡他喜歡到只要他沒事,不管自己受了怎樣的傷都無所謂啊!


只不過當羅伊責罵在任務當中失去戰鬥意識的霍克愛中尉時,他忍不住挖苦了羅伊幾句。


「身為指揮官還特地跑到現場來,大佐你也沒立場教訓別人啊!」


「你這是對救命恩人說話的語氣嗎?」


不曉得哈博克的雙腿已經無法動彈的羅伊擺出恩人的神情,趾高氣昂地說。哈博克也不甘示弱的還了他幾句,鬥嘴的結果就是兩人都牽動傷處而痛到不行。


雖然傷口很痛,但是能看到羅伊有元氣的模樣,他就放心了。


啊啊,這樣的想法好像有點被虐傾向啊!一定是羅伊太會虐待人的關係!上次他抱怨羅伊每次都把他當奴隸似的使喚,還被布雷達少尉說只有他才有這樣的待遇,這等差別待遇到底是真的很看重他,還是單純把他當奴工使用?抑或是……?


如果是最後一個選項,他該接受還是拒絕呢?雖然自己是真的喜歡羅伊沒錯啦,不過好像又沒到那種程度的喜歡,即使他們曾經有過幾次性行為,但彼此都明白那不過是互相安慰的程度,說到感情的話,依然是妾身不明的狀態。


羅伊的女性關係實在太複雜了,複雜到他沒辦法相信他在感情方面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哈博克胡思亂想之際,隱約聽到羅伊正在籌劃之後的任務,為了不打亂羅伊之後的計畫,他決定把自己已經無法參與任務的事實告訴羅伊,羅伊知道他下半身癱瘓的事情之後,就不常待在病房了。


他知道自己那位天真的長官正在想方設法要讓自己恢復行走的能力,但是他覺得現在不是羅伊被部下受傷這種小事束縛的時候,還有更遠大的目標在等著羅伊前進,而且哈博克也不喜歡看到羅伊因為他的事情而鬱鬱寡歡的樣子。


在他辦理了退役手續之後,羅伊像是逃避似的,從他身邊逃開了。不但傷勢還沒好就提前出院,偶爾來醫院看他,都露出一臉愧疚的表情,跟他講話也不像以前那樣隨意命令使喚,這樣的轉變讓哈博克覺得很不自在。


「不要那麼天真好不好?」受不了沉悶的氣氛,哈博克有些焦慮地說:「丟掉沒用的棋子不過是正常損耗,你應該也很清楚,想要不費一兵一卒地解決所有敵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哈博克的話似乎造成了反效果,羅伊的臉色變得比原先更加陰鬱。


羅伊皺著眉頭,試探性地觸碰哈博克的腿,輕聲問道:「完全沒有感覺嗎?」


「剛才跟你講那麼多你都沒在聽嗎?」突然覺得自己只是在白費唇舌的哈博克埋怨地說,但在抬頭看見羅伊認真的眼神之後,理解到勸導無用的他搖頭道:「我說過很多次了,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樣子的話呢?」羅伊突然解開哈博克的病人褲的腰帶,握住對方兩腿之間的凸起,或重或輕地搓揉著。


「喂喂喂!你不會饑不擇食到要對我這個病患出手吧?」哈博克掙扎著想起身阻止羅伊,但是腰部以下完全無法動彈的他連支起上半身這樣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出來,更別提要擺脫羅伊的箝制。


「回答我!我這樣做你有感覺嗎?」右手持續動作的羅伊強硬地問。


「命令的語氣啊……當初你也是用這樣的態度跟我做愛呢!真是過份。」雖然哈博克用的是抱怨的語氣,但是坦白說,他比較習慣羅伊用這種強硬的態度對他。就跟往常一樣,用高高在上傲慢神情發號施令,那才符合他心目中的大佐形象。


反正也不是沒做過,習慣服從上司命令的哈博克停止了掙扎,照實回答:「雖然這樣講可能會傷到你的男性尊嚴,但我的的確確沒有任何感覺。」


「可是你硬了。」羅伊就事論事地說,平靜的語調聽不出情緒。


哈博克先是煩躁地啊了兩聲,然後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尷尬又懊惱地說:「正常的排泄功能是還在啦……但是真的沒有感覺,不管是快感或痛楚都沒有。」


「基本功能還在的話,也就是說,如果能讓下半身有知覺,就能跟以前一樣正常行動了嗎?」


「或許吧。」哈博克不負責任地隨口回答,他推了推羅伊的手要他別弄了,在無感的情況下要是弄傷了會很麻煩。因為不會痛,要是有傷口卻沒發現的話,會有發炎潰爛的可能性,要是因為羅伊的一時興起導致他重要部位爛掉,那也未免太冤枉了。


羅伊沒有理會哈博克的拒絕,反而跨坐在他腿上,彎腰低頭含住硬挺的柱體,哈博克抓住羅伊的黑髮試圖推拒,但又怕扯痛對方而不敢過度使力。


「別這樣啊!就說了沒感覺嘛!你這樣降貴迂尊一點意義也沒有。」


雖然他們曾經有過性行為,但是羅伊從來沒有替他口交過,親眼看到羅伊做這種事情,即使無法產生肉體上的歡愉,但在精神上也是一大刺激,足以讓哈博克面紅耳赤,不知所措。


「有感覺了?」


察覺對方話裡的笑意,哈博克雙手掩面,羞憤地說:「你這個玩弄純情少男的惡魔!」


「閉嘴!喜歡巨乳的男人沒資格說自己是純情少男!」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