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責任

關於部落格
沒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寫文了
大家再見~~
  • 734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衍生] 視線(短篇全)

 


























 
愛力克兄弟的場合
 
 
 
  「哥哥,不過是交個報告,大佐也沒刁難你就直接收下了,為什麼你要
生氣?」
 
  剛踏出東方司令部,阿爾馮斯好奇地問向身旁正在生悶氣的哥哥。
 
  「這哪叫沒有刁難?你沒看他像管家婆似的問東問西問了一大堆,我明
明都寫進報告裡面了他還一直問。」愛德華氣憤地說道,機械製的右手彷彿
恨不得一拳揍到大佐臉上似的握緊了拳頭。
 
  不明白為什麼幾句閒話家常就能讓哥哥氣成這樣,阿爾馮斯勸道:「大
佐只是問了幾句我們旅行途中的事情,那是關心,他沒有惡意的。」
 
  「不止是這樣……他還……」愛德華講話突然結巴了起來。
 
  「還怎樣?」打從進東方司令部直到離開,阿爾馮斯都陪伴在愛德華身
邊,愛德華跟大佐的談話內容跟互動全被他看在眼裡,他並不覺得大佐有對
愛德華做出什麼無理或是挑釁的行為。
 
  愛德華糾結了好一會兒才向弟弟坦承:「你不覺得大佐看人的眼神很傲
慢嗎?像在看超微粒小豆子,居高臨下,眼眸低垂的神情真是讓人不悅。」
 
  阿爾就事論事地說:「那是因為大佐跟哥哥講話的時候會看著哥哥的眼
睛,才會讓哥哥產生這種錯覺吧?」
 
  因為高度的關係這句話阿爾沒敢說出口,大佐的身高本來就比愛德華高
,看他的時候視線自然就得往下看,更何況,跟人談話時看著對方眼睛算是
基本禮貌,阿爾馮斯並不覺得大佐有鄙視愛德華的意思。
 
  雖然阿爾馮斯沒把高度這個關鍵詞講出口,但是本身就對身高非常敏感
的愛德華立刻意識到弟弟拐彎說他矮,想發火卻又不想自掘墳墓的愛德華便
把怒氣轉移到大佐身上,反覆說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來挑大佐的毛病。
 
  不想為了小事跟愛德華吵架的阿爾馮斯安靜地聽對方抱怨,反正愛德華
的脾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讓他發洩出來就沒事了。
 
  
 
 
 
純女性的場合
 
 
 
  由於巡視城鎮設施之類的事情也在羅伊的工作範圍之內,因此有許多與
民眾互動的機會,不像一般高層只鎖在辦公室裡面不曉得幹些什麼鳥事,再
加上羅伊本身對民眾的態度非常親切,東方城鎮的居民們對這位馬斯坦古大
佐大多抱持著好感,聽說其中又以女性民眾居多。
 
  至於羅伊會受到女性民眾傾慕的原因,有人說那是因為羅伊長得帥,又
很會甜言蜜語,加上地位與權勢以及金錢等附加條件,很難有女性不喜歡。
 
  不過,根據女性民眾的說法,他們對羅伊有好感,似乎跟上述原因沒什
麼關係。
 
  
 
  「當然是因為大佐很紳士啊!」某位不具名的大嬸表示。
 
  「我想……是因為眼神吧?」同樣在東方司令部工作的某位女性軍人表
示。
 
  也是同樣在東方司令部工作的某位女性滔滔不絕的訴說上次被中將拍臀
部,假借鼓勵的名義摸背部等等,被高層性騷擾的經驗,講了將近兩小時之
後才說:「大佐從來不做這種事情,別看他好像很花心的樣子,其實很純情。」
 
  「因為他很有禮貌。」某位正在晒衣服的少婦微笑道。
 
  「親切!而且很紳士,不像某些男人眼睛都只盯著胸部看,都不曉得是
在跟我講話還是跟我的胸部講話。」號稱胸前有34E的某位女性神情激動地說。
 
  曾經因為某些事件被約談過的婦人表示:「他跟你對話的時候會很認真
的看著你的眼睛,不會偷掃一下胸部才又把視線移回來,上次他那個哈什麼
的部下就很糟糕,眼神很色,會一直偷瞄女生的胸部,非常無禮。」
 
  同樣在軍部工作,據說工作單位離大佐很近的某位女性軍官思考過後,
認真的說:「大部分的軍人都喜歡對女性開黃腔,我從來沒聽他說過任何一
句帶有腥羶色的言語。」
 
  「所以說,大佐真的非常紳士啊!」多位女性異口同聲道。
 
  
 
 
 
純男性的場合
 
 
 
  即使工作相當忙碌,但就是會有人不時抽空聊個幾句,今天霍克愛中尉
又剛好休假,在純男性的環境裡面,聊天的內容很自然的被導向女性相關話
題,像是哪個女同事的身材好,誰的腰很粗之類的,甚至討論到要怎麼不著
痕跡的偷瞄女生胸部。
 
  忙著跟大量已經超過繳交期限的文件奮戰羅伊沒空加入話題,不過在聽
到哈博克口口聲聲說巨乳有多讚的時候,忍不住發出不屑的嘖聲。
 
  原本熱鬧的辦公室突然安靜無聲,畢竟他們是在聊跟工作無關的事情,
就算被上司罵偷懶也沒得辯解,而且聊天的話題又偏向色情,突然聽到上司
發出不認同的聲音,自然會以為要被罵了,但是羅伊只嘖了一聲就沒下文了
,連頭都沒抬起來過,看不出要對人發脾氣的樣子。
 
  既然上司沒有生氣,平常就對羅伊有點沒大沒小的哈博克首先發難:「
大佐你嘖什麼意思啊?難道是因為平常摸太多了所以看不起純情男性的小小
妄想嗎?」
 
  「誰平常摸太多啊!就算摸得到也不能摸好不好!一旦發生關係就一定
會馬上傳出去,流言蜚語到處亂傳,我還能做人嗎?到時候不但高層對我的
評價會降低,更別提我個人聲望所受到的影響,要往上爬就絕對不能失去民
心。」羅伊表情非常正經地說。
 
  「那你是在嘖什麼?」哈博克皺起眉頭。
 
  「難道大佐不喜歡女生嗎?」普雷達同樣身為羅伊的部下,雖然不像哈
博克那樣有點沒大沒小,但他也很好奇為什麼同樣身為男性的大佐會對他們
所討論的女性話題不感興趣。
 
  「可是常常看到大佐跟女性約會,不可能對女性沒有興趣吧?」有著超
強記憶的法爾曼說。
 
  「難不成是障眼法?」哈博克露出抓到對方弱點的微笑,高興地想著要
是大佐對女性沒興趣的話,自己應該會更容易交到女朋友。
 
  此話一出,辦公室內立刻迴盪眾人的驚呼聲。
 
  發現話題被導向不利自己的方向,羅伊立刻發出抗議:「你們在胡說八
道什麼啊!」
 
  「話說回來,大佐桌上放的是跟休斯中佐的合照吧?一般來說,不是會
放家人或是戀人的照片嗎?」擁有一雙圓潤大眼,卻被眼鏡所遮掩的菲利上
士提出疑問。
 
  普雷達舉手表示:「我就算跟男性友人交情再好,也不會想把對方的照
片擺在桌上。」
 
  「說得也是。」哈博克、菲利與法爾曼紛紛點頭。
 
  平常就喜歡談論上司八卦的幾個人開始興奮的討論起羅伊的性向問題,
方才的女性話題完全被遺忘了。
 
  就算羅伊解釋自己性向正常也被當成是為了維護顏面所說的謊言,完全
不被部下們接受,無法單憑言論就將話題導回原本的方向,羅伊很不高興的
單手拍桌大聲宣佈:「我喜歡的是大腿啦!」
 
  哈博克帶著戲謔的笑容補充道:「男人的大腿?」
 
  「女人的!女人的大腿!我會發出嘖聲是因為我覺得女性的大腿線條比
胸部大小重要多了,就像哈博克看女性的第一眼會看向胸部的位置,我是往
下看大腿的線條,懂了嗎?」
 
  「那休斯中佐的照片要怎麼解釋?」法爾曼提出疑問。
 
  羅伊很無奈地嘆了口氣:「總比被他放他女兒的照片好。」比起被不知
情人士誤以為有私生女,放兩人從士官學校畢業的合照要好得多了。
 
  由於大家都有被休斯硬塞女兒照片的經驗,看向羅伊的眼神轉為同情,
為了轉移話題,普雷達若有所思地說:「說起來,大佐這樣的作法也比較聰
明呢!視線往下卻又不是盯著臀部看,不看胸部也不會讓女性有被冒犯的感
覺,難怪大佐在女性同僚之間的評價一直都很不錯。」
 
  哈博克沮喪地說:「難道是因為我都先看胸部所以才交不到女朋友嗎?」
 
  「我覺得沒什麼關聯性呢。」菲利小聲提醒道:「哈博克會交不到女朋
友不是因為他每次都會喜歡上跟大佐約會過的女性嗎?」
 
  「認真分析的話,並不是大佐搶哈博克的女朋友,而是哈博克喜歡上大
佐的女朋友吧?」普雷達認同道。
 
  羅伊皺起眉頭:「請說女性友人,我跟她們還不到戀人的程度,不要害
我被中尉射殺,謝謝。」
 
  低頭繼續跟文件奮戰的羅伊沒有發現,光是使用複數來稱呼正在交往的
女性,就足以燃起單身男性的殺意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